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我不是教主(上)

△借鉴了《我不是教主》漫画的穿越梗(就穿越以后都是教主,都有护法)
△权倾朝野信×萌新小白
――――――――――――――――
刚刚才上大一的五好骚年李白和同学在五一小长假的时候跑去了离学校最近的旅游景点。说到底也就是一座山,树木高耸入云,地形陡峭,在山顶上嚎一嗓子仿佛全世界都能听到。

李白在同学俩一左一右的强制搀扶下才颤巍巍地把鞋底放上了玻璃栈道,一边在心里咆哮着老子要浪起来一边诚实地发颤死活不肯再向前迈出一步。恐高一直是李白的弱点,隔着透明的栈道看见脚下隔着宛若深渊的高度着实让李白吓得不轻,随便编了个理由离开了同学俩,约好了汇合地点以后李白开开心心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查找缆车搭载地。

有车坐干嘛非要走?又高又没有安全设备,把我李白吓坏了对得起我那么多迷妹吗?这样想着,不知不觉李白便走到了搭载地,确认各种安全装备齐全以后李白转过头对着缆车负责小姐抛过去一个wink示意可以出发了。小姐眯起眼回应以一个标准的服务笑容,然后开启了缆车发动开关。

李白觉得这个小姐姐的笑不简单,却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面对帅哥都能如此镇定自若,那岂是常人?

在缆车的螺丝松掉一颗还不偏不倚恰好砸中李白的头时,李白仿佛明白了什么。他拿起螺丝看了看,又抬头看向天空,确定天上不会掉螺丝以后如释重负,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伴随着响彻云霄的鬼哭狼嚎。

“呜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老子信了你的邪――!”

……

“特大新闻报道,A市某旅游景点设施老化,因年久失修导致一游客坠崖。”

“是刻意人为还是事出突然,警方已介入调查……在这里我们找到了失踪游客的家人,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记者把话筒放到李白妈妈面前,哭得梨花带雨的李白妈妈连妆都顾不了,一个劲儿地擦着眼泪说着自家儿子的好。

“我们家小白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自小也是走到哪里就被捧到哪里,怎么会招惹到这种事呢……呜呜呜……”

安抚好了李白妈妈后记者便加入了警方的搜寻小队,一队人马把这座山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到李白。

这事奇了怪了,警方在警局看着李白和景点提供的资料不免头大,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提供的资料也就那么一些,同一批生产出来的缆车偏偏李白坐的有问题,真是他运气不好?

李白运气不好?人家随手买的可乐开盖必定再来一瓶,抽王者水晶一次到位,蒙选择题正确率高达99%,就连坠崖,他都没死。

对,没死。

李白恢复了一些意识以后缓缓睁开了眼,四周依旧是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好不逍遥自在……好吧李白并不是这样想的。

这荒郊野岭的有谁会来救我啊!我都要饿死了……李白松了一只手揉了揉发出抗议的肚子作为安抚,突然发现自己趴着的姿势有些不对劲。

???我怎么挂在树上???李白又把视线移向下方,那长了上千年的树真不是盖的,就李白这距离地面几十米的高度硬是让他心里发慌,肚子也不揉了,专注抱树,保命要紧。

正想着这次可真倒霉估计要饿死在这里了的李白触发天赋技能:非常幸运6+1。

出现在视野里不远处的红发少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走走停停,不时弯腰半蹲着在地面翻翻找找。

管他三七二十一,把人叫过来再说!李白开始蓄力:“大哥――救命啊――!!!”

似乎听到了什么声响,红发少年看向李白这边,嘴角极小幅度地向上扬了一下又弯成之前的幅度。

“教主大人怎么上树了?”红发少年在树下抬头问,“上面风景可好?”

“啊哈哈风景还不错。”李白尴尬地笑了两声,全然无视了别人对自己的称呼,“那啥,大哥你有工具吗?我恐高下不来。”

“教主为何如此叫我?”红发少年眨了眨眼,偏着头继续说到,“之前唤我重言,现在莫不是要与我生分?”

“啊?”李白一时间脑子有点乱,“我俩认识?”

“对啊,教主的事务平日里都是我帮忙处理的,今日教主你早上出了门到中午还没回来,我这才出来找你。”

教主又是什么鬼?李白现在也懒得解释,哪个恐高患者在高处能正常思考啊!压制住心里的恐惧与不满,李白深深地吸了一口高处的冷空气,“那么重言,你仰着头说话脖子不酸吗?”

……

吃了饭换了衣服,坐在教主的位置上时李白才勉强接受了自己已经穿越的事实。眼前这红毛名为韩信,是教主的护法,整日与教主形影不离,能文能武还忠心耿耿,简直是模范忠犬好不好!可惜他李白无福消受也不想消受,一心只有老子要回家找妈妈的李白在第N次试图逃离此处后第N次被韩信抓包。

一脸的忠犬样果然是装的吧!我是教主我最大你凭啥不让我走!李白赌气似的瘫在教主宽大的椅子上,任凭韩信怎么劝都不肯挪动一下。

“我说了我不是你们教主,我就是一个坠崖的路人。”李白在第N+1次解释后看着韩信第N+1次露出“教主你又吃错药了”的表情。

“我的天呐我跟你沟通咋就这么难?”李白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真是想把韩信头盖骨掀开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

事实证明李白也只能想想了,教里个个都是武林高手,走路都是脚下生风跟穿了旱冰鞋一样。打不过又跑不过能干啥?当然是找个大佬抱大腿啊!眼前的韩信就是最佳人选。有权有势有颜值……啊呸!我要他有颜值干嘛?

话说回来,为什么韩信是最佳人选呢?因为在李白解释了那么多遍自己不是教主以后韩信坚定地认为是李白是坠崖失忆,因为那片树林旁边确实是一座陡崖,而且李白与教主都恐高,极度恐高,这一点是装不出来的。

“教主失忆后必定将以前所学忘了个干净,以后每日晚饭后半个时辰我会陪教主去后山习武,好让教主有自保能力。”韩信在像奏折似的纸上圈圈点点批注着,目光不离纸面思路倒是清晰,把李白的一切都安置好了,“还有就是,教主失忆这件事不要与旁人说道,近日教中事务繁多,教主出了什么事会让人心惶惶。教主不记得教众也没关系,我会带教主慢慢记起来的。”

“哦。”李白咬了一口果子,看着韩信在一旁批改公文更觉得自己没事做闲的慌。人一闲下来啊,就爱胡思乱想,像李白这种脑回路清奇的人胡思乱想起来真是谁都拦不住。

“你说我再去跳一次是不是就能回去?”

“不是。”韩信目不转睛,“还请教主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嘁,死板。”李白瞥了一眼韩信,咬完果子的果肉后把核丢在一旁,翻了个身背朝韩信打盹儿去了。

无忧无虑可真好。韩信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惯出来的也没办法,谁让教主是自己从小的青梅竹马呢?不过韩信脸上的温柔宠溺静止在看见下一封文书的那几个字眼:赵昭与朝廷勾结,暂无铁证。

“影。”韩信蹙了蹙眉,“我要赵昭的近期动向,他与朝廷有勾结之嫌,怕是要对李白不利。”

“是。”那个戴着面具拿着龙枪的男人自黑暗中现身,“不过我要提醒你,关心则乱,别让他成为你的弱点。”

“我知道。”

……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在韩信眼里无忧无虑的李白和在李白眼里假装忠犬的韩信现在在后山习武。

“我跟你说,这个剑一万八千斤,就算是孙悟空都拿不起来!”李白不满地丢了佩剑跑到树荫下开始啃果子,下一秒就看见韩信面不改色轻轻松松把剑拿起来还舞了一段。

卧槽,帅气!李白看那韩信英姿飒爽,随手就能挽出几个漂亮的剑花不由得对他敬佩了三分,这好感度还没加满就被韩信强行减去了几个数。他把另一把剑甩到李白怀里对他做了个来战的手势,还把自己的剑换成了稍短的一把。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韩信这无疑是在挑衅李白啊!嘿李白个暴脾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丢了果子拿起剑冲上前对着韩信就是一顿瞎砍。被一一挡下是毋庸置疑的,菜鸟打得过大鹏吗?打不过。

那菜鸟就能被调戏吗?李白咆哮。

可以哦。

几个回合下来李白就体力不支了,被打掉手中的剑以后李白更是没有打回去的余地。正想着老子不干了要撒手开溜的时候,韩信一把拉住李白把剑塞到他手里去,然后在背后握着他的手慢慢比划起来。

“你看,这样用就不会很吃力,还能挡住敌人的侧面攻击。”

“如果有人从正面攻过来还可以这样挡,是不是?”

刚刚还沉迷剑术的李白被韩信一个宠溺的“是不是”唤回了思绪,两个大男人一起舞剑就算了,手握手也不说,在耳边那么轻声说话还把热气吐人家颈间是要闹哪样?李白顿时红了耳根子丢了剑一边嘟嘟囔囔地说日后再练日后再练一边逃离现场。

撩别人李白有一套,被撩完全没经验。回了寝宫啥也不顾了先睡为敬,可是满脑子都是刚刚韩信教自己舞剑的亲密动作。

卧槽我要与韩信保持距离!李白拍了拍绯红的脸,一头扎进柔软的被子里去。

不对啊我就学个剑我脸红个什么劲儿?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