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不再,不在

初升阳光暖融融地漫进森林里,覆盖了还挂着露珠的叶子,笼罩着一片的静谧祥和。叽叽喳喳的声音只那几处,却句句不离“李白”二字。
“知道吗知道吗,李白爷爷终于醒啦!”
“知道知道,我可想死李白爷爷了!”
说起来李白也不算老,不过是相比于此处的小妖们大了几千岁,面容也是一副少年的模样不曾变过,与那些年轻小妖比起来,颜值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偏偏他不爱装扮自己,活得肆意潇洒,平日里也是一副懒散模样。
千年之前的事李白不爱听人讲,尤其是关于青丘的事。他自那日起便整日饮酒寻欢再也不愿顾及自己的身份。
青丘之主,家都没了要这主何干?
李白这一个昏昏沉沉便丢了剑封了自己的灵力抱着酒壶找了个小山洞睡着了,一睡就是百年。
醒来之际头昏脑胀,李白揉着太阳穴走出了山洞,初升的阳光还有些刺眼,让李白的竖瞳不自觉地缩小了一圈。洞前侯着的一排小妖端着酒和果子笑得开心,一看见李白出来就往他身上扑。
“李白爷爷!”
“乖,如今什么时候了?”李白揉着才到自己腰际的小兔妖的头轻声问。
“如今是凤族纪元22年了,爷爷你可真能睡!”
“凤族?我睡之前还是龙族统御天下的,这怎么……”
“爷爷你不知道,龙族那帮家伙早就不比从前了。”小兔妖用脸蹭了蹭李白的毛领,“不说这个啦!爷爷,我们给你准备了好多好酒哦!”
龙族再不济也不会轻易将掌控天下的权力随随便便拱手送人,其中原委虽然定有一部分见不得光,却也没有勾起李白查个清楚的愿望。
他与龙族,早就已经没有半分羁绊了。
小兔妖似乎想起了什么翻翻找找后就把一个小包裹塞到了李白手里,她说在李白沉睡期间有人来看过他,还托她把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交给李白。
那是一片龙鳞,银光闪烁似他眉眼冷峻无情。龙鳞没有温度,李白拿着却像是捧着一团火一般难安。
李白看着龙鳞蹙了蹙眉,又仰头饮下一杯酒。
世间白龙万年一遇,当世龙族自然更是把白龙奉为王者至尊。恰好这白龙李白认识,不仅认识,还是儿时玩伴。给自己龙鳞是几个意思?李白不解,他不想再见到韩信,也不想与他有任何接触。
无所谓了。李白随手把龙鳞抛向一旁玩闹的小妖们,留了句拿去玩后便出了门。
实在是感觉闷得慌,李白在悬崖边幻化为原形三两下跳上树眯起眼伸了伸爪子,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
以前有青丘,有韩信,纵使无聊也有人陪伴,现如今呢?无所事事,整天昏昏沉沉,自己的情绪烂在肚子里也说不出半句所以然。
李白在想啊,韩信在就好了。
他在就好了。
李白闭上眼,脑海里却满是血流成河的场景。他最爱的青丘,他守护的族人,他交好的白龙,他以为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冲突的三者发生的碰撞让他几近绝望。
沉睡的时光里他梦到了很多东西,梦里的青丘比最繁华的时候还要美好,白龙牵着他的手帮他撩起鬓边长发宠溺地责怪他又偷偷溜出去喝酒;小狐狸们在绿茵上追逐着玩闹着,见到他会扑过来炫耀自己今天又发现了什么新鲜玩意儿;那样的日子啊,也只有在梦里能看见了。
不重的脚步声把李白从再次昏睡的边缘拉了回来,有些不耐烦地用尾巴扫了扫空气制造一点清风驱散不满的情绪,李白缓缓睁眼,发觉是熟人后又合眸小憩起来。
“白龙遍寻你不得,原来在此处偷懒。”
“本就无事可做,何来偷懒一说?”
“强词夺理。”
“彼此彼此。”
见李白一副懒散模样提不起半点兴致,诸葛亮垂眸轻叹着也罢也罢,便提了衣摆坐到了李白身旁。
“干嘛?”
“没什么,看你醒了就过来看看你,这些年,你瘦了不少。”
“你百年不吃不喝也会如此。”
“……韩信怕是也瘦了不少。”
“……”听见韩信二字时李白尾巴一顿,随即又故作从容地晃起来,他不接话,也不知道如何接。
这百年来他何曾没有想过韩信,他现在身在何方,饮食起居是否依旧,身边可有了喜欢的人,管理事务是否妥当……这些李白在心里早已给出了无数个答案,他再思念他又如何呢?他与韩信之间的隔阂终究是打不破了,那么多人的血溅在他前行的路上,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摸索旅途里的所有。有些事是要一个人去面对的,谁都帮不了。
“你离开以后,韩信找过你。”诸葛亮摘了一片叶子把玩着,碧玉色的纹理分了很多错支,在他这个局外人看来倒也清楚。韩信和李白,万年的绝世姻缘,若走错一步便无法挽回。天劫如此,没有人可以逃过命运的安排。
“他离开了龙族,很久都没有回去。”
“随他去吧,不该我管的事要少管不是?”
“可是传言韩信在东海渡天劫后便再没了踪影,就连族人也寻不到。”
“渡劫蚀心之痛我都挺过来了,他这皮厚的会死?”
“……他托我告诉你……”
“什么?”
“他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生也好,死也罢,他的心里永远只装着你。”
“为什么他自己不来说?”李白蹙了蹙眉,睁开眼对上诸葛亮的眸子,平静似水的粉色湖泊有些微微的波澜。
“你躲着他,不是吗?”
“你骗我。”李白的心一阵刺痛,仿佛已经知道了什么不好的事,“他,是不是不在了?”
“不算是吧……”
“什么叫不算是?”
李白有些抓狂,他一个直来直去习惯了潇洒的人不爱听别人拐着弯说话,领会了意思还好,会错了意就尴尬得彻底。韩信这么多年来经历了什么他无从知晓,但是韩信的生死他无法不管不顾。
起码应该在他坟头插枝花?李白眯了眯眼。
“你的沉睡是自然灵力护着,他却没有。他把护心龙鳞给了你,渡劫之际本就受了重创,恰逢龙族内乱被偷袭,我赶到的时候他就已经陷入长眠了。”
护心龙鳞,韩信的贴身之物,他以为李白沉睡是心性不稳怕他走火入魔便把龙鳞给了他,不料被李白赌气丢给小妖们做小玩意儿去了。
李白找回了龙鳞,依旧散发着银白的光,映着李白有些慌乱的神情。东海海底沉睡的白龙在水晶宫里安详地躺着,不曾面露半分痛苦。
“死韩信,你欠我的还没还完你睡什么睡!”
“再躺着我就去把你那龙宫搅个天翻地覆!”
有了龙鳞又如何,魂魄终究是散了。
李白苦笑,还不清了,都还不清了。
……
多年以后还是能看见那趴在树上懒洋洋地晃着尾巴的狐狸,却没了翱翔于苍穹之下的肆意白龙。
世人的记载里,龙游天下,狐鸣风啸,好不得意。
李白重新拾起那把被他搁置多年的青莲剑,不失往日锋利。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一篇诗,一斗酒,一首长歌,一剑天涯。
待我找到你,定要了断此生此缘。
END
――――――――――――――――
不知道自己瞎写啥QAQ
最近脑洞一直有的没的搞得我存稿已经废掉7篇了QAQ
然后这个本来也要废掉的但是太久没更新了就拿出来存一下吧(太垃圾自己都看不下去系列)
真的很感谢到现在都没取关我的小天使们!!!为了你们我一定会加油的!!!
先让我吃藕补一下脑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