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转世劫

△龙信×狐白
△转世梗、微云亮
――――――――――――
今年的桃花一如往昔烂漫,粉色花海里依旧有着那个等待着意中人的身影,只是身旁多了只紫狐。紫狐正靠着桃树抱着酒杯嗅着酒香不自觉地眯起眼小小地抿了一口,抖了抖耳朵以示喜欢。像想起什么似的,狐狸突然睁开眼扑到诸葛亮怀里去蹭了蹭,似乎有什么要求。
“有事就说,卖萌可耻。”诸葛亮戳了戳紫狐的脸示意他变回人形,接着便自顾自地饮酒也没多说什么。
“小亮亮你是仙君什么都知道,那你说,我是不是有前世?”紫狐化作人形,已然是成人的模样,相比于诸葛亮来说却是个小屁孩一般的存在。
“问这个做什么?”
“今天我回青丘看看妲己小妹嘛,路上遇到一条白龙非要带我回蛟川去,还说我们有婚约,我费了好半天劲儿才跟他解释清楚我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那他找谁呢?”诸葛亮垂下眸子凝视着酒杯里的清酒,倒映出纷纷扬扬的桃花落雨尽数载入眸中。
“他找一只凤凰,也叫李白。”狐狸跃上枝头晃了晃尾巴,神情里有些得意的模样,“龙凤两族联姻很正常嘛,不过他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来找我一只狐狸?还说什么我是他的转世?”
“那白龙为了寻你也费了不少劲啊。”诸葛亮笑了笑,“那你想不想知道你前世的故事?”
“好啊,说来听听。”
自上古世纪龙凤两族便向来交好,龙族征战天下,凤族赐予祥瑞,龙凤两族的和亲也为神界一大美谈。千年前,龙族千年一遇的白龙现世,而在神谕里,白龙拥有举世无双的力量,现世之际天下便得以知晓。
此白龙名为韩信,骁勇善战却不比往届白龙性格的温文尔雅,他好战,好斗,几乎无一敌手,唯有凤族剑仙李白可与之一战。
再后来,韩信继承了龙族王位,他的征战使龙族疆域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引来了凤族以及其它族群的忌惮。在一次征战中韩信被暗算,性命垂危,凤族忌惮韩信的力量,并不打算施以援手,可是李白不顾凤君反对盗取凤族神器圣羽救回了韩信,从此背负了凤族叛徒的骂名。
凤族管理的疆域也不小,为了防止凤君对李白不利,韩信宣布了与李白结契的消息,李白便到了龙族。原本以为能安安稳稳过一世,可是天公不作美,创世大战里凤族损伤惨重,凤君一口咬定是李白与外族勾结泄露凤族至高机密才造成凤族的衰落,为了自证清白,李白喝下了凤君赐予的一壶酒。从那以后李白再也没有出现过,而韩信也就此淡泊于沙场之中。
因为凤族的衰败迹象,凤君对于李白的消失觉得并不解气,千百年来一直在寻找李白的转世。作为李白的挚友,也有接受了李白的姐姐王昭君委托的原因,武陵仙君诸葛亮在孟婆那里得知李白转世后也开始寻找。他在一处遗迹那里找到了一只紫狐,那时候的紫狐瘦瘦小小的还怕生,诸葛亮带他回武陵殿后才让他的性格慢慢与前世靠近。
想着天庭也不安全,王昭君便于诸葛亮商议把李白送去青丘,毕竟在狐族聚居之地任谁也不敢轻易伤人。李白到了青丘生活,却也经常往武陵殿跑,毕竟他虽然是狐狸,对于青丘来说也毕竟是外来势力,并没有很受狐王的待见。对于李白来说,青丘是个安全的地方,却不是个快乐的地方。青丘里,李白关心的只有视为妹妹的妲己和几个伙伴。
青丘之邻为蛟川,是龙族管理地带的边缘,居住在此处的龙族不多,龙狐两族也得以和平相处。
那天李白给妲己带了些天庭的小礼物后便离开了,一时间青丘与蛟川交接地风云大变,似乎有了什么异样。告诫妲己不要乱跑后,李白便前往风暴中心一探究竟。
走了很长时间也不见这风暴有半分减弱的趋势,正欲施法停止风暴,只见一条白龙从天而降,长枪稳稳地架在了李白的脖子上。
风暴渐渐平息,也足以让白龙看清李白的脸,感受到李白身上圣羽的力量。
是李白!
惊讶片刻后,韩信收了长枪一把揽李白入怀,任凭李白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
“我找了你好久。”韩信把头埋在李白颈间,感受着久违的温度。
“喂喂喂你找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李白则是被吓得耳朵都立起来了尾巴也直直地绷着。
“你是李白,不会错的。”韩信如获至宝一样,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拉着李白就要走,“对了,我们现在就回龙宫去,我给你准备了好多礼物。”
“我真的不认识你。”李白甩开了韩信的手,“我知道你要找人很心急,但是……”
“前世的事情你忘了很正常,我不怪你。我现在只想做好一件事,那就是护你周全。”
“前世?”
“对,你我结契已千年之久,即便你转世忘了我,我们也依旧是……”
“等等大哥,我真不是你要找的人。”李白推开了正在靠近自己的韩信,“就算我真的是他的转世,婚约也是前世是事,这一世也算数?”
“那是自然。”韩信满脸都写着认真,“武陵仙君诸葛亮就一直在等一个人,哪怕他转世千百次,诸葛亮也从来没有放弃过。”
“这件事先放着不谈,我现在要去给小亮亮报平安你不会不让吧?”李白觉得韩信是铁了心要带自己走了,只好扯开话题脱身为上,“不管前世如何,这一世我们先从朋友做起哈,我真没时间了不说了。”
说罢李白便一溜烟地逃离现场,就连佩剑掉了也未曾发觉。而韩信则看着李白的背影笑得开心,不枉他韩信寻了这么些年,总算找到李白了。
“参见龙君,凤族祭祀王昭君求见。”李白离开不久便来了凤族的人,韩信挥了挥手示意属下离开,而王昭君则出现在韩信面前。
“姐姐,我看见小白了,他转世后变成了一只狐狸。”
“嗯,我知道。”王昭君点了点头,“我来是想告诉你,圣羽会随着小白的成长加深印记,神器认主,我们无法拿走,那样的话凤君很快会感受到小白的存在。我担心……”
“担心凤君赶尽杀绝?”
“是,凤族的人可以容忍小白的存在是因为圣羽,可是我在凤族古籍上看到了从小白身体里提炼出圣羽的方法,很不巧,凤君和青丘狐王也看见了。”
“那狐狸现在岂不是很危险?”韩信蹙了蹙眉,他明白凤君是怎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如果他真的拿到了圣羽,李白绝对没有活路。
“小白可是剑仙,转世后在剑上的造诣也不输天帝,暂时不会有危险的。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把小白转移到……”王昭君的视线扫过不远处的地面,银白色剑身泛着寒冷的光。
“这不是小白的佩剑吗?”
“哦,他刚刚走的急,落下了。”
“……”
相顾无言,唯有心里慌。
“李白怎么到现在都没回来?”诸葛亮看着天色不早了才起了疑心,李白在平时贪玩喝酒也会给自己打个招呼,这次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指尖轻摇,预示着不详的征兆。
李白现在正在凤君的宫殿里嘻嘻哈哈喝酒赏花,简直不亦乐乎,全然没有意识到危机将至。
“凤君真是客气了,我第一次来做客就用这么多好酒款待,来来来再喝一杯!”
“好,那本君就舍命陪君子了。”凤君笑了笑又给李白满上一杯,这一杯杯加了少量迷魂药的酒接连下肚,就算他酒仙都奈何不了,更何况只是一只涉世尚浅的狐狸。
待李白喝得烂醉如泥了凤君才下令带他去凤族禁地,又吩咐了下人好生伺候今日来凤族参加晚宴的青丘狐王。
狐王知道的事情太多,这种人从来都留不得。凤君看着眼前昏睡过去的李白笑了笑,李白啊,你聪明一世,却栽在韩信手上了。当初若你不拿圣羽救韩信,如今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知道吗?没有你,我凤族如今还是与龙族齐头并进的大族;没有你,我凤族如今也和龙族一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不过也没关系,今天拿回圣羽后,我们凤族完全可以恢复昔日荣光。而你,李白,我要你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唔……”感受到手腕处的冰凉李白才恢复了些意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的凤君依旧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凤君你这是做什么?”李白的四肢都锁链禁锢,现在正在祭祀台的中央动弹不得。
“本君只想拿回凤族的东西。”凤君勾起嘴角,“别担心,很快就结束了。”
“原来我去武陵殿的路上你派人来接我是故意的?你是想杀我?一开始你就在算计我?”
“你没有前世那么聪慧了。”凤君眯了眯眼,启动阵法的前一秒被下属打断。
“凤君,龙君过来了,说要找人。”
“哦?找李白吗?”凤君瞥了一眼李白后变了脸色,“倒是个专一的男人,就是太碍事。本君去看看,留几个人看好他。”
“是。”
大殿已经一片狼藉,碎盘子清酒撒了一地。韩信正坐在凤君才能坐的位置上把玩着凤族玉玺。
“龙君前来所为何事?”
“明知故问,李白呢?”
“本君不明白龙君在说什么,剑仙李白百年前就消失了,本君又如何寻得到?”
“你没见过一只紫狐?”
“哦,想来是个误会了。”凤君早已设计好一切,“近日确实有一只紫狐闯进了凤族后殿,刚巧今日狐王来参加晚宴,便让狐王带回青丘去了。”
“青丘?”韩信半信半疑。
“如若不信,龙君亲自去青丘看看便是了。”
“敢骗我你知道后果。”韩信把玉玺丢下后便化身赶往青丘,凤君却愈发生气。
韩信身为龙君却为了一只小小的狐狸与凤族翻脸,这越发让凤君觉得李白留不得。
“凤君,我们赠与狐王的紫狐是雪山狐变了毛色,龙君去问,只怕……”
“放心好了,那只紫狐提前吃了药,到了青丘后过不了多久就会死,死无对证,李白就可以安心消失了。”
“吾王圣明。”
一时间,龙族灭青丘的消息震惊三界,从此无人敢在韩信面前提起任何关于青丘的事。
无非再等你一世。
韩信看着李白的佩剑苦笑,千年前和李白一起埋在桃树下的桃花酿如今饮来却十分苦涩。千年了,我等到了你,你却再度离开,可曾给我留过半分念想?
也许是自己真的醉了,竟然看见佩剑自己在移动。韩信自嘲地笑了笑,又突然清醒过来,能驾驭李白佩剑的当然只有李白,他还活着!
“你别过来!我可是会武功的!”李白正努力挣脱镣铐远离凤君的逼近,暗中操纵着佩剑前往自己的所在之处,“我要是出事了韩信不会放过你的!”
“他以为你死了,还屠了青丘替你陪葬呢。”凤君的刀愈发逼近,白皙的脸在李白看来愈发病态,“无一幸免哦。”
“青丘,青丘没了?”李白鼻子一酸,眼眶里染了些红色,“韩信,是韩信干的?”
“对啊,韩信干的,一夜之间,青丘就被夷为平地了呢。”凤君用刀面在李白的脸上拍了拍,“知道吗,你这张脸生得确实好看,可惜只是一副皮囊,你保护不了谁,与你亲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你骗人……你骗人!”
“不信算了,本君这就送你去黄泉与他们团聚。”
手起刀落,长枪刺穿了凤君的身体,鲜血溅了不少在李白身上。凤君倒地,韩信逆光的身影映入李白的眼帘。
“狐狸别怕,我在这里。”韩信解开了锁链拉起李白的手却被推开。
“你是不是,就是这样杀了青丘的人?”
“你是不是,身为高高在上的龙君就罔顾他人性命?”
“你是不是,对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冷酷无情?”
“狐,狐狸?”韩信蹙了蹙眉,李白正缩在墙角抱着头发颤,他想去给他一个可以依靠的怀抱却被李白抗拒。
他没办法解释,青丘是他灭的,凤君也是他杀的,他甚至想因为凤君对李白做的事灭了凤族,可是他这样做,只会让李白对他的误解越来越深。
“我会让诸葛亮来接你回去,你好好休养。”韩信有些失落地离开了,他的李白,他的狐狸现在满脑子都是青丘,容不下他。
……
“上次救你回来后韩信就没了音讯,你就不担心?”诸葛亮看向身边的李白,几年了,李白才勉强从青丘被灭的事实里走出来,不过这几年都在武陵殿里,没有与外界的来往,更没有与韩信的交集。
“他是龙君,又没人敢欺负他。”李白撇了撇嘴,“我还是顾好我自己吧,今朝有酒今朝醉。”
“可是我昨日听闻龙宫发生了大事件,韩信要娶妻了。”
“娶就娶呗我又不喜欢他!”李白轻哼一声闷下一大口酒。
“有趣。”诸葛亮挑了挑眉暗自笑了笑,你们俩的红线可是不曾断过的。
果不其然,夜里李白便偷偷溜出了武陵殿跑到了龙宫,四处搜寻着新娘的装扮阁。
死白龙!说什么我已经与你结契可是现在你重婚!我倒要看看新娘是哪个家伙!
咒骂完韩信的李白一回头便被套上了布料,接着暂时失去了视觉的李白就被人抱起一路跑向不知名宫殿。
“放开我!你这淫贼!”李白自己折腾了半天总算扯下了红盖头,却发现自己正躺在韩信怀里。一想起韩信要娶妻的消息李白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偏过头去哼了一声,“不是要娶妻吗?现在还不放手?被你老婆看见了你不丢人我还丢人呢!”
“我要娶的人就在我怀里了,被我抓住了就永远都不会放手了。”
“哦哦哦!”一旁的妲己拍手叫好,“吉时到了赶紧拜堂了!”
“拜堂!拜堂!”
“终于有人管的住龙君了!”
“我还没答应呢你们瞎起什么哄!”李白红着脸有些气急败坏地把红盖头丢在韩信怀里,双手却抱紧了韩信不曾松开。
桃树下的身影依旧在,几千年来都不曾离开桃树的仙君正轻摇羽扇闭目养神。落在身上的花瓣被清风带走了几片,又被人轻轻拂去。
当初桃树凋零际,他离。
待到桃花烂漫时,他归。
“仙君,子龙回来了。”
END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