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红尘酒

△街头霸王信×凤白
△年龄操作、微云亮
――――――――――――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韩信,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李白就好。”
……
“李白……”韩信盯着掌心的着剑穗看得出神,琥珀里那只白色的凤凰图标着实吸引眼球。
这是剑仙李白的剑穗,为什么会在韩信这个街头小霸王手里呢?
说来也巧,前几日韩信本想着上山给自己好哥们赵云找找看有没有那个诸葛仙君喜欢的桃花,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株千年桃树,就看见了在一旁捡花瓣的小妖狐,二话不说就开始怼韩信。
“我告诉你!这桃树是要给我哥哥酿酒的!谁要是有什么歪心思,我妲己第一个不让!”
“我就想找找桃花,也没想着要……”
话音未落妲己对着韩信就是一顿biubiu的爱心攻击,被砸得头晕眼花不说还没办法还手。
再睁开眼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爱心打的后遗症,从自带的一层粉色滤镜里看见一位白衣仙人在身边呼唤着自己。
这只鸡精好好看!做火锅一定很好吃!这是韩信对李白的第一印象。
“别盯着我的脸走神了,你被妲己敲傻了?”李白挑了挑眉把手里的桃花枝塞到他手里去,“妲己还小不懂事,这千年桃花就算是赔礼道歉了,可以酿酒也可以做药酒,你自己处理可以吧?”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韩信,你叫什么名字?”
“叫我李白就好。”李白把垂下的头发挽到耳后去,“好自为之吧,我还有事就不送了。”
“啊?哦。”目送李白和妲己离开后才注意到地上闪闪发光的东西,是李白刚刚走的急掉了也不曾发觉的剑穗。不过韩信也不清楚他们的住处没办法找到他们,就收好了打算以后遇到了再还给他。
今天是李白下山打酒的日子,简直是晴空万里无云。
啊呸!李白不满地踢飞了一颗石子,放着好好的凤舞殿不住来青丘就是为了喝杯桃花酿,谁知道那狐狸说要和白龙出去玩就留下妹妹妲己陪自己摘桃花酿酒。行,摘就摘吧,累得半死不说摘完后妲己突然想起青丘没了配料,总不能让一个小姑娘下山买吧?而亲力亲为的李白现在拿着酒壶站在那张熟悉的脸前。
“武陵仙君?小亮亮?”李白戳了戳诸葛亮的脸半信半疑地又扯了扯他的头发,在得到一巴掌后终于确定了是诸葛亮本人。
“下手轻点嘛,跟着赵云啥都没学会就长了些蛮力。”李白撇了撇嘴但是依旧努力把脸凑向诸葛亮的方向,诸葛亮则是拿着冰袋给他敷着,满脸的嫌弃却也掩盖不了对这只凤凰的无奈心情。
“这次我和赵云是来游历的,可不是像你这样就知道玩。”诸葛亮看见李白拿起自己的桃羽扇摆弄着倒也不恼,只是心平气和地继续说着,“你这白鸡单身千年之久,没想过找个好人家?天天四处跑也不嫌累。”
“哇小亮亮你这就不对了,好不容易见个面说什么谈婚论嫁的。”李白在心里默默给了诸葛亮一个白眼,一个不小心从桃羽扇上扯了几根羽毛下来,怕又挨一个巴掌赶紧故作镇定,“再说了,要不是为了桃花酿,我才不会过来青丘呢!”
“你这剑仙当得也太无聊了,除了酒,还有很多东西是可以追寻的。”
“比如倚天剑屠龙刀?”李白耸了耸肩,然后就被脸上突然用力按下的冰袋冻了个满脸。
“不说这个了,你来这小酒坊也是想喝酒?”
“不是,我来买配料。死狐狸跟着白龙跑了,我就只好自己动手喽!”
“你就是个酒鬼。”诸葛亮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别人怎么会看上你。”
“???”李白睁大了眼,“小亮亮,酒可以乱喝话不能乱说啊,本剑仙可是要一辈子做单身贵族的!”
“凤凰的一根毛就可以换一个国家所有的财富,你本来就很贵。”诸葛亮耸了耸肩,“至于单身嘛……我也只是奉行神旨,红尘事不由得你我。”
“喂!那你把红线剪了不就……”话音未落诸葛亮便消失在李白面前,只留下几片花瓣作陪。
“又是赵云那家伙喊你!他怎么那么会挑时候!”抓狂之际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顺着声音看过去,门口那只小脑斧还保持着满脸的兴奋表情,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还喘着粗气。
谁啊?不知道我现在很烦吗?李白调整了心态重新换上和蔼的表情,“你是……?”
“我是韩信啊,你不记得我了?”
“……哦!就是那个摘桃花被妲己打得头晕眼花的脑斧?”
“呃……”韩信不无尴尬地笑了笑,“恩人你是来打酒喝吗?”
“不是,买完东西就走。”李白刚要移步就看见韩信身后涌进一堆人把酒坊堵了个水泄不通。
exm?李白偏头看向韩信,还没开口就被韩信一把揽进怀里蹭蹭几步飞出了人群,跑远了还不忘回头对着那帮人做鬼脸挑衅,“有本事来追我呀!”
然后那些人的老大,也就是刘邦,对着韩信笑了笑,说了句给我追后便出现在韩信和李白面前。
六段位移了不起哦?你刘邦爸爸分分钟传送到你跟前管你几段位移。
“我去!”发出惊叹后的韩信拉着李白就跑,也没管李白跟不跟得上总之就是一个劲儿地跑。
李白现在算是明白韩信为啥刚来酒坊的时候喘气了,被追杀的。
“你干嘛招惹他们?”李白实在是跑不动了,几乎是被韩信拖着。
“劫富济贫嘛,然后就把他家的仓鼠球拿去分给贫困人家了。”韩信面不改色,依旧跑得起劲,“恩人你等一下哈,我蓄力完就可以闪了。”
神tm劫富济贫!李白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丫是见不得别人有钱还得瑟吧!呼哧……累死我了……
“唔啊!”一头撞上韩信的背,李白才回过神来,前面有追兵,后面的正在靠近,韩信现在还不能闪,临近死路一条。
“呃……恩人,这次是我失误了,你……”话音未落四面八方极有针对性的各种子弹和长枪铺天盖地地袭来。
我去!不就拿你几个仓鼠球你至于杀人灭口吗?!
李白在心里吐槽之际便在指尖凝出佩剑来防身,结果韩信一把拉他入怀,搞得李白一个惊慌失措把剑给掉地上了。
捡起来是不可能滴,这辈子都不可能滴。
李白一靠近佩剑就被阻拦,根本没办法赤手空拳地挡下攻击,韩信倒是有经验,一边拉李白躲开四周的刀光剑影一边用长枪挑开对方的攻击。
“跟在我身后!”韩信捡起佩剑后迅速回来李白身边,把剑扔给他后自以为帅气地拨了拨刘海。
我可真是去你丫的哦,要不是你我下山买配料都能被追杀?这辈子跑的路都没今天多!
韩信打出一条路后继续拉着李白跑路,在看见不远处来接应的小弟们才放慢了脚步。
“韩信,你认识凤族的人?”张良推了推眼镜,直勾勾地盯着李白,“听闻凤族的人都是用剑的好手,这只凤更是气宇不凡,未必是不曾露面的……”
“哪有,他明明是白鸡。”韩信一把搭在李白身上,“是吧恩人?”
“呵……”李白同情地看着面前这只阅历尚浅的小脑斧,不作答也不反驳。
我李白活了这几千年,见过智商250的鲁班,见过智商清零的非正常人,见过谈恋爱时智商为负的女人,没见过你这种智商是负数的奇数次方的脑斧!
“那恩人,反正都遇到了,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样?”韩信笑得灿烂。
“好啊,你请客。”
“好!”
韩信,街头小霸王,能打架能跑路讲义气护兄弟,在小弟心中的形象就一个词,完美!
今天在和恩人李白一起喝酒的时候一反常态酩酊大醉,醉得天昏地暗不省人事,抱着李白的手就是不放。本想灌醉了韩信一走了之的李白,很明显,事与愿违。
“你再不放手我剁了你的爪子!”李白拿出佩剑晃了晃以示恐吓,哪知这几百岁的小虎崽就是不放,还死皮赖脸地越抱越紧,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着些李白听不大清楚的话一边让小弟给自己和李白倒酒。
“恩人,我跟你说啊,嗝~从来没有人把我喝倒过的!”韩信说着就又拿了一杯酒往李白手里塞,“我今天,非要……嗝~非要看看你……”
“你们老大醉得跟个武松一样了不打算劝劝?”
李白接过酒放回桌子上瞥了一眼张良,张良也只是放下茶杯淡淡回答,“韩信难得喝酒的,喝醉的话怕是有心事。”
“这小虎崽能有什么心事……”李白说着便抽出手臂要走,奈何这手臂挂件实在是重拎不起来。
想办法之际,仓鼠球一伙人又出现在门口。
我去……本来就被当成韩信一伙的人现在大家又都倒了就自己一个人有战斗力,遇到你就没好事啊韩信!不过,走为上计!
李白猛地起身可算是挣脱了韩信,结果一个重心不稳又倒下去,鸡爪,啊不,一只凤爪稳稳地搭在了老虎屁股上。
啊哦――老虎屁股摸不得。
下一秒韩信就猛地睁开眼面露凶光拎着长枪把仓鼠球一顿捶啊,完全没了醉了的半分姿态。
“刘邦我说过,你要吸猫吸鼠都跟我没关系!摸谁的屁股不好摸我的?别以为我们认识我就不敢杀你,不想活了是吧?”
“韩信我们走。”李白拉了韩信就要走,完全没顾及那堆目瞪口呆的小弟们。再多留一会儿被告发自己岂不是很尴尬?
“恩人,我还没找刘邦算账呢!”
“不算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可是我们虎族有规定啊,摸到屁股的人要么一起生活要么杀了对方。”
“好吧,跟我回去凤舞殿。”
“???”韩信挠挠头,看见李白有些发红的耳尖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恩人你也喜欢我不是?”
“不是!”
“口嫌体正直嘛,我懂的!”韩信这才想起剑穗还没有还回去,里面那只凤凰图案正发着光,“恩人,我之前捡到你的剑穗忘记给你了,现在怎么突然发光了?”
“……别理它。”李白的耳尖更红了。
――――――――――――
“就说红尘事由不得你我。”诸葛亮指向李白腰间的剑穗,“发光之时,意中人现世之日。”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