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不名一文伴生文段1

△是无聊及等待脑洞到来的时候自己写的,很渣就不打tag了
△之前的相关文章把链接放评论里了
△感觉自己越来越low的即视感QAQ
――――――――――――――――
手铐被往前猛地拉扯,还没来得及找到重心的身子一个劲儿地向前倾倒过去,踉跄着勉强站稳了才继续不紧不慢地跟上前方那个人的步子。玄策撇了撇嘴有些漫不经心地看向四周,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是阶下囚,一个手腕和脚腕上都戴着镣铐的阶下囚。
“我说大叔,又不是今天行刑你干嘛走那么快?”玄策抖了抖耳朵轻轻活动着手腕,“我这样被捆着也跑不了啊。”
看守玄策的人倒是有着十足的警惕性,玄策说话他也不答,只是按着腰际的短刀马不停蹄地一路向前,生怕这个被称为天才杀手的魔种逃掉。
“大叔你慢点,我都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
“大叔,你这么着急,是想完成任务后回家和家人团聚吗?”
“……”
“可是大叔,如果你真的爱家人,就不应该做这份工作的,毕竟……随时都可能会死掉不是吗?”
“……!”
话音刚落,从玄策的脸庞边缘划过的子弹便刺穿了空气造成了不小的风力。玄策耳边的红发随着风摇晃了几下,飘摇之间映出那对血眸里的狂热与傲慢。子弹狠狠击穿了面前看守的心脏,迸射出绽放在空气里一朵艳丽的血花。和看守的倒地声同时响起的,还有手铐的掉落声音。
“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随随便便就被抓住。”守约从树上跳下,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给他解开脚腕处的镣铐,“他们明明抓不到你,为什么要自己过去送死?这是第十二次了。”
“反正你会找到我的,对吧哥哥?”玄策的双手环上守约的颈,挑眉邪笑,“而且,我不也是你的狩猎目标之一吗?”
“……你明知道你不一样。”守约似乎是对玄策的叛逆行为表示不满,他用力揉了一下玄策的耳朵后从箱子里拿出蛋糕给他,“他杀了原本的看守自己顶替这个位置,可不是简简单单地只是带你去牢房。”
“唔?”玄策舔了舔嘴角的奶油看向地上的尸体,看守的腰间挂着的除了防身刀还有一张悬赏令。镶金腰牌也表明了他的身份,是赏金会的人。虽然只是跑出来玩玩而已,玄策也没想到这次居然遇到了个老谋深算之徒,“所以这家伙也是想要赏金?”
“不清楚,也没必要清楚。”守约耸了耸肩,这样路人一般的存在他见过太多,不过目的不明确的行动从来不在百里守约的计划范围内。他盯上的目标只有一个归宿――死。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呢,哥哥?”玄策偏头看向守约,这个被自己称为哥哥的人只是宠溺的笑着揉他的头。
“去哪里都好,只要你不再乱跑就行。”
“你的任务呢?不管了?”玄策把视线移到守约的眼里,那双布满了静谧安逸的眼睛似乎从来就没有经历过情绪的大起大落,对待玄策特有的温柔总是在眼底悄然而至,那是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
“小孩子不用担心太多,开开心心的笑着就好。”守约依旧是眯起眼回以一个温暖的笑容,他的任务当然不会不管,他百里守约不缺钱不缺房,唯独在情感上缺失了一块。狙击手不应该有过多的感情,那会成为扰乱判断和定力的变数,可是他却几乎没有,杀人已经成为习惯。
最初他还会想,那些被杀的人也会有家人,也与很多人有着羁绊,可是他呢?
父母离开,他最疼爱的弟弟也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他就这样成为了一个人,与弟弟说过的大雁南归如今却成为了遥不可及的梦。
遇见玄策后他的心才重新有了温度,受伤了却不好好包扎的任性,明明是狼族基因却像猫一样爱上树抓鸟,小小的个子还挑食不吃蔬菜,已经快成年了却还是会哭鼻子……
这个在他眼里哪一点都值得被疼爱的小狼现在正站在他面前,他一边吐舌一边丢掉了刚才摘的果子然后扑到自己怀里叫喊着要吃肉。
把百里玄策养好了,以后看看能不能收归我们赏金会吧,不行再做掉,毕竟他现在不属于任何势力,我们得不到的,毁掉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百里守约想起会长的命令,那样有计谋的人这次也许打错了主意?
思绪回到现在,他揉了揉玄策的头算是安抚,“好,兔子肉吗?”
“唔……牛肉可以吗?兔子小小的一只吃不饱。”
“好。”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