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不名一文

△赏金猎人约×流离杀手策
△不认识前提
――――――――――――
“嘭――”
血花四溅。
收了枪支勾唇浅笑,戈壁旁蹲在灌木丛里的魔种起身后缓缓摘下了恶魔面具。那是一个有着恶魔的角的紫色面具,和月夜的颜色很是搭配。
今晚月色依旧皎洁,能让他看清几百米外狩猎目标的生死状况。确认死亡后拆卸了枪支,再把部件装回随身携带的箱子里,连同象征身份的面具也一同塞了进去。
百里守约向来是这片荒漠与灌木林交错地带的常客,他的来来往往却不会被任何人知晓。除了夜晚和金钱,没有任何事物会让他多想些什么。
他喜欢用枪,百步穿杨,弹无虚发。
作为赏金猎人里的一员,百里守约向来不喜欢那些近身作战的人。他不喜欢血腥味,闻起来就像是地狱的味道,不过人死之后的事不是他现在该考虑的,尽管他也做好了自己死后下地狱的心理准备。
杀人而已,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百里守约摘下面具后是一副成年魔种的样貌,与面具上尖锐的角截然不同,他的狼耳毛茸茸的,不过没人见过。在赏金会里别人只知道有狙击恶魔“魅影”的存在。
也许是刚刚狩猎花费了他太多精力,在经过一小片灌木丛的时候仿佛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在视野里一闪而过,有些不真切。
反正赏金到手了,现在也有大把的时间和金钱挥霍,顺便散散心。
百里守约倒是想得开,又折返回去仔细看了看,那棵不算大的胡杨后确实坐着一个人,不,准确来说,是一个魔种。
他正捂着肩膀上的伤口试图止血,奈何伤口太大太深根本止不住,鲜红的血从他的指缝里缓缓滑下,染透了一大片蓝色衣料。因为失血过多体温下降了不少,再加上夜晚本来就低的温度让他的耳朵不自觉地发颤,红色的尾巴也尽量往自己身上靠拢,试图给自己升温。
徒劳。
百里守约嗤笑,“不打算向我求助吗?”
红毛小狼赌气似的瞥了他一眼又把视线重新移回自己肩膀的伤口上,“你都看了半天了,想救我还用我求你?”
呵,有意思。
百里守约从箱子里拿出绷带给他随意包扎了一下,又解下自己的披风给他穿上。
“你叫什么?”
“玄策。”
“没有姓氏么?那么我救了你一命,随我姓‘百里’可好?”
“……”
“走吧,去我家暂时养伤。”
小狼鼓了鼓嘴却没说话,算是默认,跟在他身后一步一个脚印。作为杀手,他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保不准你的救命恩人下一秒就把你拱手让人了还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经历过,就知道这世间的险恶。
百里守约倒是一脸的开朗阳光,面具对他来说算是个性格转化器。摘下面具的百里守约,只是一个会做饭会打扫的暖男,与恶魔猎人“魅影”没有半分联系。
百里守约现在正在给百里玄策清理伤口,毕竟戈壁上根本没有足够的药物只能暂时止血。百里守约不缺钱,甚至可以说是土豪,他杀过的人太多,以至于赏金过多根本不知道怎么花。所以为了方便自己执行任务就随意在大漠旁买了一栋房子,平时不怎么回来,今天还是因为这只小狼的缘故才回来停留一下。
“你还这么小,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百里守约给百里玄策重新包扎好了,自以为蝴蝶结会很适合小孩子所以还细心地给他系了个蝴蝶结。
“你会因为目标是小孩子就不下手吗?”百里玄策直接了当,他不会撒谎,也不喜欢掩饰。他不喜欢师父的那一套理论,虚无主义从来都不是他的信条。
“为什么这么说?”
“……你身上,有血的味道。”百里玄策看见百里守约眸子里的些许惊讶,有些得意地晃了晃尾巴,“虽然不太确定,不过的确有那种感觉。而且你的手上有茧,关节处的茧比较不一样,是常年持枪的人才会有的。”
“那你呢?”百里守约抓住他的手腕移至自己面前,那双手的主人还没有成年,手上却有不少浅浅的疤,薄茧也是有的。他的手腕骨节比较突出,应该是武器带给他的压力都在手腕上了。
那会是什么武器呢?百里守约眯着眼思索,不出几秒就得出了答案。
飞镰。
“你也不简单啊,‘狂欢’。”百里守约笑了笑,早就听闻杀手“狂欢”的事迹,一个人独闯月眼海,把马贼基地搅得天翻地覆,却没有任何人拿他有办法。据说就连杀手里的一方霸主兰陵王也不敢对他下手。
“就连兰陵王都不敢动你,谁还能把你伤成这副样子?”
“哈哈哈哈他不敢动我?”百里玄策突然大声笑起来,肩膀耸动着拉扯了伤口才让他稍微收敛一点,擦了眼角被笑出来的眼泪后才继续说到,“他懒得动手而已。再说了,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不过没有一个人活着站在我面前发起挑战过。”
“哦?”百里守约应和似的发出了疑问,从厨房里拿出一块蛋糕给他。百里守约没有想到,那个被杀手界赞美到顶端的天才,居然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
“这是你做的吗?”小狼接过蛋糕还有些怀疑,虽然放下了不少戒备但是对于陌生人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一些防范的。
看玄策满脸都写着“想吃”两个大字了,守约笑了笑,用勺子把一小块蛋糕送到了自己嘴里,然后又把勺子递给了玄策。
“我要是想害你看见你的第一眼就会杀你了,在这里就好好养伤吧!”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守约亲自尝试后的蛋糕得到了玄策的信任,他一口几乎吃了一半,满脸都是奶油。
“叫我守约哥哥吧,我比你大,不过也不至于到大叔的地步。”
“那……哥哥,我还想吃……”玄策把已经空了的盘子送到守约手里,眨了眨眼算是试探性的乞求,“还想吃肉。”
“……好,玄策先休息,哥哥去做就是了。”
守约揉了揉玄策的头便离开了房间,玄策把视线移至窗边,两声清脆的鸟鸣声响起。玄策的眸子暗了暗,“告诉师父我没事,暂时不会回去了,不过那些偷袭的人还是做掉好了。”
“啾啾~”
守约熟练地洗了菜开始做饭,记忆里自己上一次为别人做饭是什么时候?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候弟弟还刚到自己的腰际,本就营养不良还挑食不肯吃蔬菜。现在呢?无缘无故捡了个弟弟回来,还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守约大致猜到了兰陵王为什么“不敢”动玄策,刚刚视野里离开的那个人就是最好的证明。玄策是兰陵王的弟子,是他在楼兰灭亡后唯一有所牵绊的人,自然是要护着的。
真是个幸运的孩子……守约垂眸笑了笑,不同于以往的轻蔑,而是倾注了拥有的满足感。
如果赏金令上没有你就更好了……
养着这个挑食的小祖宗很长时间了,即便是恢复了个大概玄策好像也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闻名而来的人已经很多了,守约几乎要找不到处理那些赏金猎人尸体的地方。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狂欢。
毕竟是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小狼,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让别人带走了去?守约看着面前狼吞虎咽吃肉肉的玄策宠溺地笑着,这是他的弟弟,他的赏金。
谁都抢不走。
“你好久都没出任务了,一直在房子里不会闷吗?”玄策一开始就猜出了守约身份的不一般,但是具体是做什么的玄策也说不出来,自己的理解大概就是会做些好玩的勾当然后就有各种好玩的东西可以拿。
“最近刚好有个任务哦。”守约拿出一张纸,悬赏令上狂欢的图片十分显眼,更为吸引人眼球的是下面的一行天文数字。
“哦?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呢?”玄策拿出飞镰晃了晃,金属的碰撞声在安静的夜晚显得更为响亮,“我亲爱的哥哥?”
“急什么?”守约起身把玄策揽入怀,在他红色的狼耳边轻轻说到,“你的命可是价值天文数字,我还想一辈子好好留着。”

TBC???
――――――――――――――――
△算是自己的一个设定吧,要考试所以只写了这么点,希望不要撞梗。
△百里守约:赏金猎人“魅影”,在玄策面前从来没有戴过面具,给玄策的只是一个好哥哥形象。
△百里玄策:流离杀手“狂欢”,兰陵王的弟子,经常一个人到处跑。与兰陵王的联系是暗卫,有保镖作用。
△还想写谁谁谁把玄策给弄伤了但是守约不知道,他回家看见玄策一身伤就问他怎么了,得知是谁谁谁后就打算去杀他。
站在谁谁谁面前的时候那个谁谁谁就开始求饶,说放过我吧,多少钱我都给!然后守约扣动扳机说,你的命不值钱。(我的天想想都觉得帅爆了!)
△还有一个设定就是赏金猎人守约只看钱做事,遇到了孤儿玄策就收养了他。后来玄策努力打工挣钱,拿着不多的几百块垂着耳朵问守约,我知道你是看赏金做事的,所以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你做我哥哥好不好?守约一怔,随即抱起他露出久违的笑容,好啊。
△好了不说了再不午休我下午又不能好好复习了,感谢观看!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