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狐狸别跑(4)

――――――――――――――
△青春校园
△不定期更新
△龙信×狐白
――――――――――――――
韩信,计科的实力霸主,打得过班助,斗得过老师,编得了程序,卸得了病毒,安得了防火墙。正所谓上是纯良,下当霸王。就是这样一个武力值与智商值都几乎到达顶端的情商低下人士,最近有点小小的困扰。

“你也别太担心,现在你的脚受伤,李白这个犯罪嫌疑人肯定会对你关爱有加,重心还是在你这边的。”赵云拍了拍韩信的肩以示安慰,“昨天文学院的人还专门来班上找过李白,说想让他回去文学院。”

“谁找的狐狸?不知道计科老大是谁吧?”韩信蹙了蹙眉,不知道自己名号的人确实没几个,不过因为自己在全校活动里并不活跃所以只是名扬计科?

“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答应加入文学院的文学社帮忙,这也足够证明你在他心里的重要地位了。”赵云说着就给了韩信一张传单,“话剧社的面试,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狐狸都要被拐回文院了我哪有心情去话剧社面试啊?”

“可是话剧社的王昭君昨天也有来找李白,李白看上去挺乐意去话剧社面试的。”赵云咋舌,“而且韩信二号是话剧社成员哦!”

“别说了老子要去面试!”

“你要加入话剧社和李白一起演话剧?”

“……不,我要陪狐狸去面试,然后……”

“然后?”

“拆台。”

“……”

赵云在今天理解了什么叫“粉到深处自然黑”,而且韩信已经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换言之,如果黑可以当饭吃,韩信对李白的黑可以养活全世界。

此时韩信一脸的阴险与他在李白面前的纯天然无污染形成极大的反差,赵云不禁打了个冷颤,在心里暗自感叹还好自家亮亮一直是高冷男神从没变过,不然迟早把自己吓出心脏病。

“祝你好运,兄弟。”赵云轻叹。

每年作死的人那么多,有老婆的没有几个~

来话剧社面试的人挺多的,像李白这样扶着一个伤患来面试的还真不多。一路上不少人都驻足回头只为多看他俩几眼,但是全被韩信一个眼刀赤果果地显露着威胁意味驳回各种目光。

“干嘛今天非要来啊,我一个人都够忙的了。”李白扶韩信坐在等候面试的椅子上,把散落在耳边的头发拢上去,“阿姨说多走走利于你康复,但是……”

“别说了狐狸,我一定乖乖听话。”韩信笑容灿烂,还给了李白一个自带背景音乐《Just you konw I》的wink。

“……”李白只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碍于自己是罪魁祸首也不应该抱怨什么,听到自己名字后就径直走进了面试房间。

不出韩信所料,面试官除了王昭君,貂蝉,还有韩信二号(简称信二)。

在简单介绍完自己的基本情况后,李白实在是忍无可忍。作为狐族的少主,李白的听力是十分敏锐的,他在说话的时候甚至能听到门上的摩擦声,用尾巴想都知道是韩信。他走到门边直接一把拉开了门,把重心完全压在门上的韩信一个重心不稳啪唧一下扑倒了李白,直接给面试官们来了一记暴击。

录取!

貂蝉和王昭君用纸巾捂住了鼻子,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上一段的两个字。而韩信二号只是勾唇笑了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那么,李白同学有什么爱好吗?”信二在李白和韩信分别坐下来后继续问到。

“喜欢文学,尤其是那种处处体现着美学的诗歌。”

“对啊暴力美学。”韩信接过王昭君递过来的饮料说了声谢谢,还没来得及喝就开始自己的计划。在收到李白一记眼刀后撇了撇嘴,有些不开心地咬着吸管。

“那平时喜欢逛街吗?或者喜欢去什么样的地方?”

“像那种有树有草的地方吧,那样的地方让人感觉很好。”

“对啊,就是那种坟头草高三尺,枯藤老树还有昏鸦的那种,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不好意思我家这坨捆仙绳可能年久失修要去检查一下,失陪。”李白说完就拽着韩信的龙角头也不回地出了门,留下面试房间的三人自行脑补后续。

“我们需要这种人才,把傲娇演绎到极致的人才。”貂蝉如是说。

“没错,也需要这种忠犬+霸道总裁型人才。”王昭君应和到。

主啊,请指引我。信二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十字,浮起在脑海里那个李白的面容怎样都挥之不去。

莫非我真的要栽在他手里?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