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旧城(4)

“以后离人渣远点知道吗?”小韩信擦干净脸上的血,转身向身后的棕发少年伸出手,“不要因为我喜欢海,你就一直给我浪。”
“唔?”小李白眨了眨眼,韩信的脸红红的,似乎在是生气,“他们欺负的是我,你生什么气啊?”
“你的就是我的,他们欺负你就是在欺负我。”韩信撇了撇嘴后背起了李白,“先回家检查伤势吧。”
“嗯,谢谢重言!”
从小因为不苟言笑待人接物过于冷静以至于让人不敢亲近的韩信在九岁那年的后院里发现一位偷偷摘果子吃的白衣少年,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后来才得知那位少年是不远处一处府邸的公子哥,身份地位的相似让韩信产生了对李白的好奇。
李白,天纵奇才。
所有人眼中的李白都是完美无缺的,唯独在韩信眼里是个“浪里白条”似的人物。
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没有自理能力,撩妹技能一流,除了酒量好其他的没一处好了。
引力使两个星球相遇,宇宙中发生一场绚丽的碰撞,制造出了一条烂漫星河。
白帝城即将得手的那一刻,韩信听到了李白的消息――刺杀刘邦未果。他没顾得上任何人立刻转身回府,看见的是一片狼藉的府邸和李白的剑穗。
“李白呢?”韩信的枪抵在刘邦颈间,即便被侍卫层层包围也不曾松开枪半分。
“想找到他也要看你自己了,用白帝城交换李白的消息,怎么样?”刘邦干脆不再掩饰。李白杀的刺客还躺在韩信的府邸,谅韩信再迟钝也应该知道了自己的图谋,何况身为君王,没有必要给臣子解释。
“现在没资格讨价还价的是你。”韩信蹙了蹙眉,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勾起了嘴角,“你若想要白帝城倒不如带上你那军师亲自上阵如何?”
“!!!”
“我看张良也是个识大体的人,用张良换李白的话,不知道您觉得划不划算?”韩信丢了一本书到刘邦怀里,嘴角勾起的弧度不比平时对李白的温和,再也没有温柔可言。
到刘邦宫中之前遇到了张良,估计刺杀计划与刘邦最信任的军师张良也脱不了关系,韩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绑了张良,也算是换李白的条件之一。
“……不知道。”刘邦咬牙回答,李白的剑刺向自己的那一瞬间便没了踪影,任谁也寻不到。传闻剑仙李白难寻,自从收纳韩信为手下后却是经常听闻韩信与李白的通信,本想借此机会将李白也收至麾下,谁料没有韩信做伴的李白没有给任何人靠近的机会,即便喝酒也是一个人。
孤身血洗韩府,孤身进宫刺杀,孤身消失隐匿。
“不知道?”韩信勾了勾唇,眸底浮现出杀意,长枪前倾,不留半分余地。
“韩信弑君,西汉改朝,立西域楼兰。”
“不错不错,韩信这家伙果然厉害啊!”庞统关了天书看向诸葛亮,“阿亮,西汉不复存在了,西域的故事……你要听吗?”
“小点声,元歌。”诸葛亮把药水放在了桌上,“赵云还没恢复,睡眠时身体的自我调节不应该被打断。”
“阿亮你只知道关心这个死脑筋!”庞统撇了撇嘴走到了床边,十分不满地戳了戳赵云的脸,“这个死脑筋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一个劲儿地帮刘备打天下,江山与美人儿不可兼得知不知道!”
“你倒是懂的多。”诸葛亮把目光移向窗外,远方的白帝城刚刚日出,金色阳光一缕缕撒在苍穹之下。
诸葛亮轻笑,他猜到了元歌没有注意到天书的后文,那是一串极浅极浅的文字。
韩信弑君,退于朝野,于青丘遇一紫狐。紫狐微醺,似是饮酒而醉,卧于其怀。相守相伴,终其一生。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了剑仙李白,也没有国士韩信,只有一龙一狐相伴于青丘蛟川,再不问人间世事,不食人间烟火。
得江山又得美人的人?那遨游千里之外的白龙不就是一个例子么?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