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旧城(3)

人各有志,所以不同的人会选择不同的路。有这样一类人,他们不附属于任何势力,孑然一身,活得逍遥自在。
李白,长安的风流才子,史无前例的天才。虽然女帝多次劝他入朝为官他却毫无表示,仿佛对这些根本没兴趣。他游历过的山水比长安盛世多得多,即便是稷下学院最有资历的老夫子也自愧不如。
几天前他到了西汉,那是他儿时玩伴的住处。韩信在几天前安置好李白后便去了白帝城安营扎寨。
西汉的待人接物一向十分注重礼节,虽然知道对待不同的文化要求同存异但是那些繁文缛节实在是让李白憋得难受,在等韩信回府的日子里为了打发时间只好不时跑出去四处逛逛。
他听闻韩信的名望,国士无双。
他知晓韩信的策略,多谋善断。
他清楚韩信的命运,定数难逃。
李白并不在乎天书的秘密,也不知道天书里到底是些什么内容,但是他清楚君王。
没用的东西就会扔掉,这是君主的一贯作风。此时的韩信手握重权,盛名在外,必然是君王的心腹大患。
即便韩信没有叛逆之心又如何?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月色下的清酒泛着银光,李白偏头看着酒壶笑了笑。
人生得意须尽欢。
等韩信玩够了也该走了,世间事本就与我无关。
我在乎的,不在天下,在于你。
屋内的人还在低语,全然没有注意到屋顶上微醺的白衣少年。
他们的计划被尽数知晓,针对韩信的刺杀行动已然布置好了大半。待他凯旋的庆功宴上,就会迎来终结。
白帝城下尸横遍野,赵云的长枪上沾了不少血,艳丽的红色几乎吞没了银色的枪身。铠甲上血迹斑斑,酷似一朵朵绽在冬日凛冽寒风里的梅花。下一波的攻势即将到来,赵云却在城门之上小心翼翼地擦拭着长枪。
指挥官不喜欢看见血,怎么能让他看见自己这副模样?赵云不自觉地勾起嘴角,说好了去接你,我就一定会去的。
西汉军营士气高涨,韩信正看着文案,听闻白帝城现在几乎是一座空城了,赵云再骁勇善战也不可能以百人之力战胜上万敌军。
“下令,开战。”
韩信放下文案,起身拿起那把龙枪,枪上的红缨是李白赠予的。
他说,身为我李白的挚友,除了胜利,别无选择。
所以他答,到达胜利之前,无法回头。
这次距离胜利仅一步之遥,韩信却回头了。
“李白刺杀刘邦未果,韩信班师回朝。”
天书上是这样记载的。
诸葛亮瞥了一眼庞统,他刚刚销毁了一个傀儡,一个名为“赵云”的傀儡。
“阿亮果然聪慧,居然敢逆天而行!”庞统抱起娃娃满脸的崇拜,“既然以命抵命了,现在我们就去白帝城看看赵云那家伙是不是还活着吧!”
“……”诸葛亮看庞统径直推开了门后蹙了蹙眉,“你能开门为什么不早点打开?”
“我要保证阿亮的安全。”庞统眨了眨眼,摆出人畜无害的温暖笑容,“阿亮可是我在这世界上最在乎的人!”
“随你怎么说。”诸葛亮垂下眸子,天书里浮现的字样渐渐淡去,好像始终是一片空白页。
名为“赵云”的人不止一个,天书所说的“赵云”不是确定的某个人。也就是说,只要世界上有“赵云”在天书里规定的时间段中死去就不会影响其他人,而庞统收藏的傀儡里,正好有一个“赵云”。
诸葛亮的尝试成功了,他所认识的赵云现在一定在白帝城平平安安的守城吧?
他和庞统赶到的时候只看见逆光里那个持枪傲立的将军,他脚下是无数敌人的尸首,血流成河,流淌着悲凉的孤傲。
“上将大人,你……”
诸葛亮走近了些,上将一颤,然后缓缓回头看向那个蓝色的身影。
“你受伤了,先回总部处理一下……唔?”
赵云一把抱住了诸葛亮,仿佛找到了失而复得的宝物一般。他的头埋在诸葛亮颈间,能感受到诸葛亮的脉搏,平稳而宁静。
“不用担心,城还在。”赵云缓缓开口,兵器握太久握到掌心冰凉,杀人太多杀到心境毫无波澜。
他怀里的人,是他所有的温度了。
“我担心你不在。”诸葛亮缓缓抬起手臂轻轻拍着赵云的后背,“看来这次是我多虑了。”
“我以后会听军师的话的。”
“嗯。”
“也绝对不会忤逆军师。”
“嗯。”
“……”庞统撇了撇嘴抱紧了娃娃,红发银铠的娃娃拿着龙枪,面无表情。
“你会怎么做呢,韩信?”庞统看见天书里浮现的字样,他轻笑,“世间最有趣的事,就是看世人在宿命的洪流里挣扎了。”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