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前世未拾

“狐狸,你在哪里?”
“我在你面前啊。”
拥入怀抱的温度一如往昔,虚无却真实。
“我找了你好久,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对啊……”紫眸微微眯起,嘴角扬起的弧度微小却邪魅,“为什么要回来?”
“???”
“青丘已经没有了,我回来做什么?”
“狐狸你……”
怀里的紫色身影化为光点散于虚空,金瞳骤缩,再次揽入怀中的终是虚无。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原谅我?
韩信睁开眼,窗外桃花开得正艳,不时送几缕香气与清风。
李白离开青丘的第一千年,韩信从树下挖出了千年前的桃花酿。那年还没来得及送给李白便听闻父王下令灭青丘,他赶到之时只剩下一片废墟。
他见李白的最后一面是在废墟旁的桃花林,那时的桃花也正好,只是被战火渲染后添了些艳丽的血色和残缺。李白抱着元魂珠一步步走得越来越远,落花上的血色被踩进泥土里失了颜色。
李白在看见身后追来的韩信后不顾伤口突然发力跑出了桃花林才停下,跟随着韩信的暗卫们看见少主眼里闪烁的光点黯淡了些,却也不明白所谓何事。
“少主可有发现青丘残余?”
“……没有,回去吧。”
待暗卫们离开了韩信才又回头看向李白消失的地方。
花在,人离。
过往的千年里,没有狐狸,也没有桃花酿。风吹散了回忆,梦里的紫狐睡得还是那样安稳,即便被呼唤着也只是晃晃耳朵继续小憩。美好不会永存,那也终究是千年前才有的事,现在没有青丘,也没有狐狸了。
韩信曾以下犯上质问父王的决定,明明青丘与蛟川世代交好,为何只因先祖逝世之地的巧合便兵戎相见?
因为神等不及了。
韩信还记得父王眼底的沧桑,包含了天下的豪情壮志却有无力挽回的深沉。
我们两族注定要开战,不仅是因为先祖的分歧,更是神利用吾族一统天下的野心使然。吾族世代受神恩惠,才有呼风唤雨的力量,神的旨意必须遵从。
以后这天下是你的,王位也是你的。
吾不宣战,以后你要如何对下一任青丘之主李白开口?
吾老了,未来终究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撑起的。
那只紫狐带着族人的灵魂去了长安。龙王长叹着,便把一片龙鳞递到了韩信手中,圣物法器给你了,以后你便是这蛟川之王。
未进行继位大典之前去做点你想做的事吧,以后长老们不会容忍王的任性。
……长安?韩信想起很久以前的方舟传说。方舟之上最为繁华的地带便是长安,听闻方舟里埋葬着未知的秘密,哪怕是神也无法预知。如果李白去了长安,也一定是为了族人而去。
长安有一游人享有盛名,被尊称为青莲剑仙,嗜酒如命。他游历过许多地方,最后落脚于长安,奈何放荡不羁,难寻踪影。
有天下志便知天下事,韩信在酒坊找到了与故人不无几分相似容貌的剑仙。
棕发,青衣,长剑,酒壶。
微醺的剑仙对着面前的红发少年挑了挑眉,已然勾勒出故人模样。
“你找李白?”剑仙又自顾自地满上一杯,被逐渐填满的瓷器映着眼眸里几乎要溢出的哀伤。那年他们也是一同饮酒畅谈,一同笑言天下,一同相倚而眠。那年他们也是挚友,不醉不归。
一饮而尽,酒杯与桌面碰撞出小小的声响。剑仙拎起剑便不见了踪影,最后一句轻声呢喃却被韩信听了个清楚。
“你说心怀天下,你的天下又何曾容纳过我?”
白龙啸万里,青丘人未归。
韩信在无数个夜晚独自守在青丘废墟之上看漫天星辰,星光在眸底拼凑成故人的名字缓慢移动在亘古不变的轨道上。
天地可鉴的友谊?不,天地自身都在发生变化,谁都无法保证永恒。
既然如此,舍弃罢了。
是狐狸!
韩信看向身影消失的地方,长安的桃花不似蛟川的那般有灵气,却因为李白的过往而摇曳着空灵的光点。
李白留在身旁的影子还未消散,韩信带些思念意味地抚上身影里李白的面容,却不料下一秒便有十分真实的触感。
“李白?”
“……”
总不能告诉韩信是因为一出门就被好多迷妹追吧……
“你不怪我了?”
熟悉的声音把李白的思绪拉回酒坊,飘忽不定的眼神却是不论看向何处都不愿触碰到韩信的视线半分。
怪!当然怪!睦邻说裂就裂,青丘说灭就灭,你们龙族当真是心怀天下不顾半分私情。
韩信没等他回应便一把抱住了李白,像儿时那样把头埋在李白颈间蹭了蹭。
“那我道歉,你跟我回蛟川好不好?”
“当初赶尽杀绝的可是你们。”李白眸子里的光点逐渐黯淡下来,千年前的灭族场景在脑海里重复过无数次,那样真实,那样痛心。
“青丘已灭,我没有家了。”
……
……
……
突然没脑洞惹,但是有清理手机的习惯所以要删掉一些东西,然后就在这里存一下吧。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