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玄学记(1)

青春校园
高三约&高一策
18岁讲义气好学生班长约&15岁叛逆爱打架学痞策
――――――――――――
夏日炎炎,树叶被高温灼烧得失了往日的色彩,颓废地垂着头在树枝上等待着下一阵能带来短暂凉意的浅浅清风。
蝉鸣声响起,却立刻被在教室里响起的少年音覆盖了大半。
“上课前点一下名,苏烈。”
“到。”
“韩信。”
“到。”
“李白。”
“到。”
“铠。”
“……”
“铠到了吗?”
久久没有听到回应,百里守约抬起头看向铠的位置,没有人。他不自觉地晃了晃耳朵驱散了浮在身边的暖湿空气,然后在点名册上留下一个空白的格子。
本周旷课3次啊……百里守约盯着马上要交给班主任花木兰的点名册替铠捏了一把汗。他们现在还是高二的补课阶段,到了9月开学后就会正式成为高三党,铠在补课阶段不请假就直接旷课多多少少会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以后估计够呛的。
“守约,人都到齐了吗?”花班已经站在守约面前了,虽然是女生却比隔壁班的兰陵王老师严厉得多,任何违纪行为都是不允许出现的。
“呃……铠同学他……”
“哦?”花木兰一把拿过守约手里的点名册,在看见星期一那一栏的三个空格后蹙了蹙眉,“旷到了三次?”
“其实三次也不算多的,花老师。听说隔壁班的明世隐同学一个星期也是会旷到三次左右的。”守约的解释略显牵强。
“今天可是星期一。”花木兰微笑着把点名册揉成一团扔到讲台上后拿出了巨型戒尺,“一群不让我省心的臭小子,不等人了,现在开始上课!”
铠同学,我帮不了你了。守约轻叹一口气然后重新把精力集中在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答案上,一个顽皮黏人的弟弟已经够守约担心的了,繁多的课业也是个不算轻的担子。他要尽量在上课的时候多完成一些作业,因为中午除了要自己去食堂吃饭外还要去离自己学校不远的初中给挑食的弟弟送去自己做的饭。
百里玄策,一只标准的对生人很凶却相当喜欢黏着哥哥的兄控。虽说在同学眼里是很傲慢无礼的,但是因为长相可爱性格傲娇而且很讲义气收获了不少人气。作为一个学痞,玄策对于大多数老师的课程都表示不想听,那些东西对玄策来说实在是无聊透顶。许多老师都向班主任兰陵王反映过这件事,兰陵王却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些告状的老师一句话都不说。
最后兰陵王简洁明了地给了告状的老师们六个字:你们讲课垃圾。
不然怎么解释玄策在兰陵王的课上随时随地都竖着耳朵认真地看着黑板做笔记而且没有任何问题能难倒他?
因为班主任兰陵王对玄策的特别照顾老师们也不敢对玄策怎么样,甚至有老师在玄策趴桌子上睡觉时让玄策的同桌李元芳给他盖个毛毯。
小耗子表示想给老师一镖。
可是事出突然,兰陵王在上个星期被调去了守约的高中,玄策一下子成为了各科老师刁难的对象,罚站做苦力搬书抬水照顾盆栽这样以前从来不做的事现在几乎是家常便饭。
有哥哥的小疯子从来不讲道理,这句话在没有哥哥的学校里就没那么适用了。
今天早上第四节课时玄策才出现在教室门口,鼻梁上有一道红红的印子,嘴角还有一块不算小的淤青。
“百里玄策迟到了,罚站。”
老师无视了玄策脸上可见的伤痕继续低头看书讲着知识点,玄策则是撇了撇嘴然后站在了门外。手表里的秒针不知疲倦地转着圈,玻璃外壳把太阳刺眼的光投进玄策的红眸里,让玄策的瞳孔不自觉地缩小了一圈。移开手表,百无聊赖的小狼想起了今早发生的不愉快。
虽然说和哥哥住在一起的地方离学校不远,但是再近的距离,再短的到校时间也敌不过玄策昏昏沉沉的睡意。
今早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抱着哥哥的尾巴死活不起床的玄策不仅阻止了哥哥的早起,更是把自己置于迟到的境况里。宠弟弟的守约为了让弟弟好好补觉也没有提前叫醒玄策,做好了早餐才发现玄策快迟到了。
“啊啊啊啊要来不及了!”玄策一个鲤鱼打挺胡乱地穿好了衣服,洗漱完后便叼着哥哥做的爱心三明治背着书包冲出了家门。出门太急的玄策遇到了一只同样快迟到的白毛,一个刹车不及撞了个满怀。
玄策揉着头从地上爬起来后便看见了三明治的尸体,还歪七扭八地铺在路面上。
对于一个兄控来说,哥哥给的一根毛都是比钻石珍贵万倍的,更何况是灌注了满满的爱的三明治?
跟玄策道歉后匆匆赶着去学校的白毛被玄策一把扯回,还没看清是谁就狠狠地挨了一拳。
“还我三明治!你这个混蛋!”
“不就一个三明治吗!给你买一个就是了啊!”
“我才不要你买的臭东西!”
“无理取闹的家伙!”
……
然后两人也不顾上学了,就在大街上打架活活折腾了几个小时。迫于旷课次数过多会被开除的压力,互相不认输的两人表示今天一定要分个胜负,但是要在今天中午的空闲时间。约好对战地点在玄策的初中后他们便赶往了各自的学校,玄策也不想让哥哥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训话弄得很尴尬,所以这次就乖乖地站在门口等下课。
每天第四节课下课后守约会来给玄策送饭,估计时间差不多了,玄策十分认真地把自己的衬衫整理好然后揉着自己有点浮肿的脸,让哥哥尽量看不出来自己打架的事。不经意扫过自己的鞋子时,玄策才发现今天连鞋子都没穿对,还好颜色差不多,可以勉强当成一双。
管他呢,反正有哥哥照顾我。玄策撇了撇嘴,却被嘴角的伤口扯出一声轻轻的“嘶――”
唉,看来免不了哥哥的一顿教训啊……
“阿嚏――”守约揉了揉鼻子然后把视线移向了身旁的铠身上,语气不无嘲讽,“居然被小孩子缠着旷课了还和他约好分胜负?阿铠你还真是好笑啊!”
“笑什么!今天中午和你一起去初中就是让你看看那小霸王,霸道得不行。要不是早上我手下留情早就把他打趴下了。”
“emm……话说和你打架的孩子在玄策的学校呢,应该告诉玄策让他小心点。”守约抬起头就看见了玄策,他对着玄策招了招手便转向了铠,“要打架也不要在玄策的视野里,不要带坏了玄策。”
“可怕的弟控。”铠耸了耸肩便走向了那只跑向自己这个方向的红毛小狼,然后亲眼目睹小狼完全无视了他还与他擦肩而过一下子扑到了守约怀里。
“哥哥!”
铠:石化100%
“玄策,你脸上的这些伤是怎么回事?”守约把便当放在了玄策手里便给玄策轻轻地揉着脸活血化瘀。
“早上和一个人打架了,他把哥哥给我的三明治弄掉了。”
正想责怪玄策却听见玄策的下一句话,守约便心软了一大截。
“然后我早饭都没吃呢。”玄策塞了一大勺饭菜到嘴里,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
“那个人是谁呢?”守约依旧心平气和地与玄策说着话,他揉着玄策的头算是安抚。
“哥哥不用担心我的,我们约好了今天中午分胜负的。”玄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他跑向哥哥时的视野里有一个白毛来着,“对了我刚刚好像看见他了!”
“哦……”守约垂下眸子思索,中午分胜负这样的字样他今天早上听过一次,“玄策,那个人是不是银发?”
“对!”
“穿着蓝色外套?”
“嗯嗯!”
“而且和哥哥差不多高?”
“嗯嗯就是这样!”玄策抱着便当盒笑得开心,“哥哥好厉害啊!什么都知道!”
百里守约:黑化100%
“铠――!”
First blood!
〖百里守约>击杀
“对了,我们今天来的时候玄策不是还没下课吗?玄策怎么会在教室外面?”守约无视了倒在一旁的铠询问着弟弟的学校生活。
“因为迟到了就被罚站嘛,没关系的,哥哥。”玄策不想让哥哥为自己操心太多,所以平时做苦力什么的都没有告诉过守约,这次同样也不想让哥哥操心。
“走,玄策,我们去找老师。”守约拉着玄策的手就走。
“哎?”玄策的耳朵晃了晃然后垂了下来,他拼命拉住哥哥的手不让哥哥前进,“玄策以后一定听哥哥的话,哥哥不要去找老师了好不好?”
“你在瞎想什么呢,玄策?”守约握紧了玄策的手,温度从彼此的掌心传递给彼此,就像宇宙里的恒星,燃烧着真空里仅存的氧气,却让靠近的星系倍感温暖。
“反正老师讲的课玄策都会,而且玄策最喜欢的兰老师也在我们学校,所以玄策来哥哥的学校怎么样?”
“可,可以吗?”玄策偏着头看着哥哥,他绝对信任的哥哥现在揉着自己的头,告诉自己又可以和哥哥在一起了。
“不过提前招生的话要通过入学考试哦,兰老师的班级,玄策有信心去吗?”
“有!”
被兄弟俩遗忘的角落:
铠:带上我啊……我要回学校!!!
Victory!
――――――――――――
△其他人的设定待补充
△有后文
△更新看时间
△感谢观看
――――――――――――
铠亲眼目睹温柔可亲的班长大人黑着脸直接捏爆了买给玄策的密封汽水后不寒而栗。
“等等等等不是你说不要在玄策面前打架的吗?不要带坏小孩啊!”
“玄策闭眼。”
“哦。”
“啊――!!!”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