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空空如也(3)

镶嵌了宝石的银杯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杯子里的酒洒在铺了一地的毛毯上忽地消失在视线里,只留下一块小小的水印。
“废物!”
雷轩一脚踹在狼狈归来的杀手身上,他捂着伤口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肩膀上的伤还没有处理好,随意包扎的绷带上染了不少的血色。
“以前监视雷狮也没见你这么狼狈,来了个安迷修就把你弄成这样?”
真是没用。雷轩瞥了杀手一眼,然后不耐烦地甩了甩手示意他滚出自己的视线。
虽然被安迷修发现,但是也传达给雷轩不少信息。
雷轩的怀里抱着陪伴了自己几年的黑猫。这只黑猫很聪明,肚子饿了的时候会自己溜去厨房找吃的,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想尽办法也一定会拿到。而面对自己不要的玩具,就算是撕烂了也不给别的猫,这样的行事风格与雷轩几乎一样。
黑猫缩在雷轩的臂弯里惬意地摆着尾巴,用头蹭了蹭雷轩的掌心。雷轩也习惯性地给黑猫顺毛,他喜欢聪明的东西。
安迷修的确有实力,而且不容小觑。这也预示着即使自己身为太子,也不得不提防雷狮和安迷修,毕竟雷王星的王一向让位于贤。有了安迷修的辅佐,雷狮成为自己的眼中钉是迟早的事。
雷轩把视线移回黑猫身上,它正扬着下巴享受着雷轩的爱抚。
“他们明天出宫,你说……要不要留着他们?”
“……喵~”
雷王星上大部分地区都是陆地,海洋的面积也不小,但能看见海洋的地方离王宫很远。虽然一路上雷狮都在说着母妃给自己讲的故事里的大海,但是安迷修并不打算冒险带雷狮去海边。
雷王星的海域一时风暴四起,一时平静似镜,天气状况的未知与海域周边游荡的狂妄之徒们都是安全隐患。刚刚开始工作就让雷狮遇到危险并不在安迷修的教学大纲里。所以他选择了离王宫不远的繁华街市。不仅是为雷狮的安全与学习考虑,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正值夏日,安迷修和雷狮避开了酷热的正午,等他们到达繁华街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太阳还有着残留的光辉没有消散,已经足够支撑到安迷修找到旅馆了。
他们只要了一个房间。安迷修不放心雷狮在外一个人睡觉,现在的雷狮还没有自卫能力,即便在皇家训练场有老师教过体术但是不用多想就知道那些老师的教学重点不是雷狮,不然在安迷修给雷狮包扎的时候就不会看见他胳膊和腿上结痂的伤了。
保护好雷狮,顺便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这是这次安迷修出宫的目的。
夜已深,安迷修却并没有要睡的意思。
夜市向来比白天的街市要繁华,只是掺杂了一些不同的人,鱼龙混杂的地区对现在的雷狮来说并不适合去。
夜市倒也不算什么,安迷修在意的是地下城,那个聚集了世间奇珍异宝的大商城。他需要足够的优质药物帮雷狮疗伤,也需要一些比较精致的武器用来给雷狮练习和防身。这次的出宫时间并不长,却足够安迷修做很多事了。
他穿上了斗篷大衣,宽大的帽子把安迷修的脸很好地挡住。他是地下城的常客了,师父以前带安迷修来过这里。
地下城的交易说干净倒是干净,毕竟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不干净也没人反驳,谁知道那奇珍异宝是怎么得到的?在地下城维持生计的基本莫过于杀人不见血,总有几个不长眼的人砸场,老板们也不在乎杀了那些影响生意的白痴,反正在这里,没有维护秩序的人,唯一的规则便是强者为尊。
安迷修等雷狮睡着后才起身离开,他打开了窗一跃而下,只有衣角轻轻蹭到了窗边昙花的叶子。昙花开了,月色跌落在昙花上更添一层朦胧。窗户没关,清风卷着昙花香气扫过房间的每个角落。紫色眼眸骤然睁开,雷狮躺在那里什么都没做,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那轮明月。
很圆。
就像王宫一样,总是在里面团团转却找不到出口。给人希望却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那束微光,寒冷的氛围,冰凉的人心,还有,权力的游戏。雷狮现在没办法打破桎梏获得自己想要的自由,但是他有耐心等。狮子的捕猎从来不会担心失手,需要的只是时间和耐心。
雷狮眨了眨眼,长睫掩映着眼底清凉的月光。
还有在视线里飞速放大的闪着银光的暗器。
安迷修是一家店的常客了,不过在地下城为了不惹麻烦大多数人都不是用真名,这也并不妨碍生意。
“又来了啊,骑士先生。”老板笑眯眯地欢迎来客,然后随手放了一杯葡萄酒在安迷修面前,“今天本店回馈老顾客,骑士先生不妨尝尝本店的酒?”
“鬼狐老板客气了。”安迷修把高脚杯拿过来晃了晃,他倒是不担心鬼狐做手脚。然而酒精会麻痹人的大脑,他从小就不曾接触过酒精,难保在这样的情况下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么冒失的事。
“买完东西我就走,不多留了。”安迷修把钱放在了鬼狐面前,“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要办。”
“请稍等。”
安迷修还没到达旅馆就看见了离房间不远的黑衣人,看见黑衣人专注眼神的安迷修哭笑不得。对付一个孩子还这么认真,虽然是杀手也未免太幼稚了。不过这样说明雷狮本来就是有些体术底子的,也方便以后的教育。
安迷修眨了眨眼,等黑衣人发现安迷修的一瞬间身体就已经被贯穿,鲜红的血顺着黄色的剑身一滴滴落在地面上。
“你……”
安迷修抽回了剑,眯着眼擦拭着剑身。他不想让雷狮看见自己手里沾上别人的血。安迷修的眼神一改往日的温和柔情,换上了凛冽冰冷。那把尚未出鞘的冰剑还在安迷修手里静静地躺着,映着白色月光。
“你的遗言字数够少的,刺客先生。”安迷修收好了剑快步走向旅馆,离开太久的话不知道雷狮会不会发现什么,毕竟有些事知道了没有好处。
雷狮在窗口目睹了月下发生的所有,他扯了扯嘴角,想起了很久以前母妃的话。
当善良的人摘下面具,你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雷狮回到床上给自己盖好了被子,他愈发期待在安迷修这位大善人的辅佐下的狩猎了。
那一定是一场,刺激有趣的追逐游戏。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