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空空如也(2)

教师安×皇子雷
OOC

“在我的师门里,拜师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安迷修笑得温和,然后让侍者端上来一把短刀。刀柄尾端镶嵌着一颗紫色的宝石,宴会厅中央挂着的水晶灯泛着粼粼的光点尽数映在宝石里,点亮了众人的眼睛。
“这是我拜师的时候我师父给我的,今天的拜师同样会用到这把刀。”安迷修缓缓解释,“两位皇子里,要是谁能让我用这把刀取足量的血便可拜师。”
雷轩有着很强的尊卑意识,出身皇族的雷轩本就不可一世,在雷狮收敛了傲气的这段时间里更是仗着王的信任与赞赏张扬跋扈。虽然安迷修确实能帮到自己,但是安迷修的真实水平却没有谁真正清楚。更何况皇族的血怎么能随随便便与安迷修这样身份不明的人混在一起?雷轩的眸子暗了暗,就算是安迷修做了雷狮的老师,以后我要他做事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
“我来!”雷狮没有丝毫犹豫,他说着便拿过刀在掌心划了一道口,血一滴接着一滴地落在地面绽出一朵朵的花。
安迷修也没有说什么,他也拿过刀在掌心划过,然后把自己和雷狮掌心的伤口按在一起。
血液交融,契约成立。
雷狮看着从伤口处淌出的血心里有些小小的悸动。他能感受到由掌心传达的心跳,有力而永恒。他分不清是谁的血,分不清是谁的心跳。
“以后我就是您的老师了,三殿下。”安迷修拉着雷狮的手从上等席位上起身,对着王笑了笑,“感谢王上将三殿下赐给臣做学生。但是很抱歉,王上,三殿下既然成为了臣的学生,臣就有义务照顾他的所有。”
“三殿下受了伤,臣便和三殿下先行告退。”安迷修淡淡地看了一旁握拳的雷轩,然后牵着雷狮离开了宴会厅。
控制不好自己情绪的皇子,没有成为君主的天赋。安迷修想起师父说的话,如果说找到对的君主便能保黎明一世平安,那么……安迷修缓缓勾起嘴角,把雷狮的手握紧了些。
我已经找到了一生所求。
感受到安迷修掌心温暖的雷狮抬起头看向安迷修,这个比他高大很多的男人有着近乎完美的脸庞与性格。他浅绿的眼睛里永远洋溢着温柔,眼眸里那汪清澈的湖泊仿佛从未起过风,没有半分肆意的涟漪。
“安迷修。”雷狮轻轻地说着,他想让安迷修了解他现在的处境。如果一位见多识广的老师发现自己的皇子学生一个人住在一处偏僻隐秘的宫殿里,而且连一个仆人都没有该有多尴尬啊……
“我的住处……”
安迷修似乎知道了雷狮的心思,他停下脚步蹲下来把雷狮有些凌乱的发丝理了理,然后说了一句雷狮理解了好久才明白的话。
“三殿下,您知道凤凰要找多久才能找到一棵上好的梧桐树吗?”
“哎?”
安迷修笑而不语,然后牵着雷狮继续走向宫殿。
凤凰,非梧桐不栖。
雷狮想起母妃给自己读的故事。
但是不管自己是不是凤凰,有了安迷修的期望,也足够自己去拼命努力了吧。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睛,只觉得很安心。
偏僻的宫殿里虽然只有雷狮一个人住,却不缺任何生活用品,安迷修让雷狮坐在椅子上后便找来了绷带和消毒水。
绷带在安迷修的指尖灵巧地飞舞,不一会儿便服服帖帖地缠好了雷狮的伤口。
“把伤养好后就要开始正式学习了哦。”安迷修把视线投向窗外,那一方小小的池塘里莲花开得正好,只是墙面上蔓延开的藤蔓和墙角的青苔有些杂乱。
“三殿下一个人的时候没有找时间整理一下庭院吗?”
“没人看它们。”雷狮垂下眸子,长睫掩饰了紫眸里闪烁的悲哀。
他想起以前母妃还来看自己的时候花园里的玫瑰,郁金香,睡莲,紫罗兰……
时过境迁,物非,人亦非。
雷狮再也见不到母妃了,也再也见不到那时的倾世繁花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但是现在他应该说些什么。
“三殿下不介意的话,我们收拾一下行李后出宫逛逛怎么样?”
“出宫?”
“对啊,反正三殿下现在受伤了不方便学习体术,我们可以去宫外看看,也算是增加阅历了。”
“那,什么时候走?”
“我听殿下的。”安迷修傻傻地笑着。
“那明天就走!”
“好!”
雷狮回到卧室整理,安迷修却只是侧身对着窗,爬上窗沿的牵牛花势头不错。
安迷修收敛了表情然后猛地挥起右手,一把小而锋利的飞镖穿过安迷修面前的墙后狠狠钉进墙后人的肩膀。
“离雷狮远点。”安迷修冷冷地说,“下一次,就不止伤到肩膀了。”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