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易拉罐奇遇记

break or continue;
you have two choices to choose;

易拉罐安×发烧雷

安迷修睁开眼,今天依旧阳光灿烂。保持今天也要帮助弱小的乐观心态,安迷修向前努力迈开了步子,全然忽视了昨晚在床上安稳睡觉的自己现在居然暴露在太阳下的奇怪事实。
在多次迈腿却发现自己好像在原地没动过的安迷修有些诧异地看向自己的腿,难道睡了一觉身高又被削了?
令人发指的事实摆在安迷修腿上。
总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安迷修变成了一只易拉罐,还装着雷狮最喜欢的啤酒。
emm……也许我应该离开这里。安迷修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滚,当然是指作为易拉罐最快离开这里的方式。
安迷修现在处于露天酒吧,每天都会有很多的参赛者来这里,其中就包括雷狮。安迷修知道这是雷狮经常来的酒吧,而自己又是雷狮最喜欢的名牌啤酒,这样一来被雷狮生吞活剥简直是分分钟的事,说不定还会在喝完后被恶劣地扔在地上踩爆!
想到这里安迷修就不寒而栗,他晃了晃身体,嗯……还是冰镇啤酒。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对啊安迷修!你现在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啊啊啊啊啊!
努力迈开小短腿的安迷修就这样遇到了海盗团的人,蓝眸少年站在酒吧前台说着些什么。
Oh my god!卡米尔还没成年怎么可以进酒吧!恶党果然就是恶党,就连对自己的弟弟都不能教导有方,如果是我来教卡米尔,他一定会成为一名合格的骑……
安迷修正责怪着雷狮的教导时,就被人拎到了卡米尔面前。
“……”红色的围巾遮住了卡米尔的脸颊,唯一明了的就只有卡米尔那对湛蓝的眸子。卡米尔盯着别人递过来的“安咪啾牌啤酒”,硬是盯了几秒钟才接过来,把钱放在柜台上后便拎着安迷修离开了。
天呐!恶党果然没有教好卡米尔,这么小的年纪还会自己买酒喝,还是恶党喜欢的牌子!恶党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太……
太可爱了!
安迷修还被卡米尔拎在手上,现在卡米尔在雷狮的房间里。雷狮窝在被子里,只露出半个头,黑色碎发随意地散在额头上。羽睫微颤,雷狮缓缓睁开了眼,紫色宝石似的的眸子里却没了平日里的狂傲,看起来就像只慵懒的猫。
“卡米尔?”
“大哥,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的啤酒。”卡米尔把安迷修放在床头柜上后坐在了床沿上,试探似的把手轻轻放在了雷狮的额头上,还是很烫。
“大哥,我去给你拿湿毛巾降温。”
“不用了,我睡一下就好。”雷狮闭上眼,“以后不要一个人去酒吧。”
“嗯,我知道了。”卡米尔把滑落了些许的围巾向上拉了拉,大哥对自己一向是关心的,虽然没多说什么,但是每次去酒吧都有让服务生给卡米尔准备甜点,也刻意不让卡米尔与那些酒鬼接触。酒吧是雷狮消遣的地方,对于卡米尔来说确实不怎么合适。卡米尔转移了话题。
“大哥知道自己为什么发烧吗?”
“还不是因为安迷修那个笨蛋。”雷狮往被子里缩了缩,“一个劲儿地用那把蓝色的剑,刮的冷风都能赶上寒潮了。”
“讨厌的感冒……”雷狮吸了吸鼻子,高温让大脑运作困难,更是带来了难以抗拒的睡意,雷狮勉强组织好了语言却没有说出完整的话。
“我都不能去找安迷修……”
打架了……
也许为我遮风挡雨的大哥才是最需要被照顾的人。卡米尔替雷狮把被子盖好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关上门。
现在的在场人数从三减少到二,好吧安迷修现在不是人形的。
知道了雷狮发烧原因的安迷修现在正努力迈开腿向雷狮的方向靠近。果然易拉罐移动的最快方式就是滚,安迷修奋力一跳便从床头柜掉到了雷狮的枕边,然后开始了漫长的翻滚生涯。
装着冰镇啤酒的安迷修现在就是降温神器,拒绝敷毛巾的雷狮还发着烧,身为罪魁祸首的安迷修不会坐视不理!于是安迷修在雷狮的床上滚了好久终于找到了正确角度大义凛然地贴上了雷狮的额头。
“嗯?”迷迷糊糊的雷狮只觉得头上冰冰的,本能地缩了一下,安迷修立马贴上去,再缩,再贴,再再缩,再再贴。反复多次的雷狮以为是卡米尔,便不再拒绝开始专心睡觉,贴在雷狮额头的安迷修倒是累个半死。
雷狮的体温确实不低,再任由雷狮这样烧下去估计会烧成傻子了。安迷修盯着雷狮的睡颜觉得有些热,也许是雷狮的体温影响。这么大的人了都不知道爱护自己的身体吗?发烧生病还不去看医生,你又不缺积分!再说了……你要找我干嘛……
安迷修想起雷狮说的话,然后蜻蜓点水般地在雷狮的额头上靠了一下。
这个吻就当是最后的骑士送你的护身符吧!以后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就是你的护身符的象征了,雷狮。
……折腾了这么久我也要休息了,那就午安吧雷狮。
两个人彼此靠着睡得安稳。
咚咚咚――
“大哥,吃晚餐了,我有做你喜欢的烤串。”卡米尔推开门,雷狮也正好醒来。
“好,我就来。”雷狮揉了揉头,果然睡一觉什么都会好嘛,头也不晕了。雷狮的另一只手触碰到了金属一样的东西,带着凉意的触感吸引了雷狮的注意力。
“卡米尔,你给我买了啤酒?”雷狮拿起啤酒罐看了看,然后毫不犹豫地扯掉了拉环。
Oh! No!雷狮请停止你的作死行为!
然而安迷修的声音没有被任何人听到。
安迷修就这样凑到了雷狮嘴边,然后与雷狮来了个么么哒。
嘭――
“!!!”雷狮瞳孔骤缩,骑在自己身上还正在与自己接吻的安迷修是哪里冒出来的???
“!!!”卡米尔面无表情然而内心有一万只神兽羊驼撒丫子狂奔而过,我的纯洁无污染美好强大充满魅力温柔的大哥!!!
“……”安迷修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哭,雷狮扯掉的拉环是呆毛啊!!!
雷狮眨了眨眼,然后用力推开了安迷修。
“安迷修你从哪里冒出来的给我滚哪里去!”
安迷修只是缓缓起身,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卡米尔笑了笑,“卡米尔,我有些事要和你大哥谈一下,方便吗?”
卡米尔看向雷狮,在得到雷狮的同意后才离开。
“听我说,恶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其妙变成了一个易拉罐,然后被带到了你的房间。虽然我可能在你这里吃了点亏但是……”
“说得好像我把你嫖了一样。”雷狮靠着床头止不住地笑。
“喂喂喂你有没有良心?是我舍身帮你降温的耶。”安迷修有些不满地靠过去,伸出手臂把雷狮禁锢在自己与墙面之间的狭小空间里。
“那么,作为海盗的回报……”雷狮抓住安迷修的领带,稍稍起身在安迷修耳边呢喃到。
“帮你升温要不要?”


――――――――――――――――――――――
“好啊,不能便宜海盗!”
“卡米尔,帮我拿瓶白开水,我给这个罐子升一下温!”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