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今天的雷老师找安老师麻烦了吗(13)

安迷修洗白白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件事。
雷狮也是想回学校的,不想在家被束缚,既然这样那他俩明明随时都能走,却因为老爷子让雷狮去公司帮忙所以一直拖到现在。
好吧不止这样。
老爷子知道雷狮跟着雷亦学过一些体术,三儿子过于聪明,从小打架就没吃过亏,就算受伤了也绝对是受伤最轻的那个。从小摔花瓶拆椅子上树捅鸟窝下河抓泥鳅就没怕过谁,破坏力简直和哪吒不相上下。为了防止三儿子爬墙溜走,老爷子给家门口多配置了几个保镖,其中一个还是拳击比赛的冠军。
安迷修擦干了头发,镜子里那个被白色水蒸气包围的男人面无表情,浅绿的眸子里透出仿佛能看穿深渊的幽光。
明天就回学校吧,不能再拖了。同学们的期末考试终归是要老师和同学一起努力的。
安迷修看着浴缸旁的皮鸭子蹙了蹙眉。
皮鸭子对着安迷修一动不动地卖着萌,圆圆的小眼睛似乎看得透安迷修的心思。
安迷修喜欢雷狮,就连安迷修自己都不敢相信。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白璃也是美丽可爱的小姐姐,但是安迷修总是对她放不下戒备。
安迷修的想法在出浴后得到了证实,雷狮抓着白璃的手睡得安稳,还不时无意识地蹭蹭白璃,就像一只有依赖症的小奶猫一样。
“白璃,你去休息吧,我来照顾雷狮。”
安迷修的语气不容拒绝,白璃也聪明地缩回了手,雷狮却不识时务迷迷糊糊地凑上前想继续抓住想象中那只安迷修的手。
“麻烦您了,安先生。”白璃关上了门。
“唔……别走……”雷狮伸出手在床边摸摸索索,然而一直都没有温暖的触感,雷狮的语气染上了一层哭腔,“呜……不要走……”
“你很不希望她离开?”安迷修蹙了蹙眉,不满的情绪溢于言表。
“唔……不希望……”雷狮不满地拍了拍床,然后十分孩子气地吼了一句,“我要爪爪!”
“唔!”唇间的温热让雷狮清醒了大半,极具侵略性和占有意味的舌在口腔中肆意妄为,氧气一寸寸被掠夺,涨红了脸的雷狮出于本能去推安迷修却被轻易压制住。
安迷修这家伙发什么疯!雷狮几乎无法呼吸,剩余的氧气已经无法支撑大脑的思考。
“小雷狮!小安!看看姐姐给你们买了什么!”雷亦推开了房间的门,从来都可以很好控制自己面部表情的雷亦这次失了控,写在脸上的震惊就像从小到大不曾体会失败的自己听到有比赛输掉一样。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
雷亦:小雷狮这是在干嘛?虽然知道小安喜欢小雷狮但是在爸爸妈妈面前好像都没提起过要结婚的事?所以现在就这样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不过有宝宝的话我就是姨妈了?想想还不错的说?
安迷修:我的天呐我的人设崩了!现在这种情况我应该怎么解释?告诉亦姐我想和雷狮谈恋爱?会不会被当成变态QAQ?骑士宣言怎么背来着?哦!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雷狮:Ohshitmatherfuck!亦姐进来的真是时候QAQ……
“这……这是……”雷亦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
“呃……”安迷修从床上撑起,看着雷亦不知道怎么解释。
“啊……”满脸通红的雷狮彻底陷入混乱然而并没有放弃挣扎。
“我刚刚喝酒有塞到牙缝安迷修帮我看看牙齿而已啦亦姐,别太担心。”
喝酒塞牙缝?鬼才相信你。雷亦笑了笑,她知道雷狮的小伎俩。虽然雷狮小时候经常惹是生非,但是一向敢做敢当,经常为了保护自己的好兄弟一个人接受惩罚,撒谎这种事雷狮从小就没做过。
“行,姐姐把衣服放这里了,你俩看好了牙齿就早点休息哦!”雷亦把衣服放在床尾,“小雷狮和小安晚安!”
“亦姐晚安!”安雷俩人异口同声。
再三确定雷亦离开后两人才松了一口气。
雷狮一脚踹向把自己禁锢在自己怀抱里的安迷修,“闹够了没有?给我滚远点!”
“我不滚,雷狮。”安迷修紧紧抓住雷狮的脚腕,逐渐向雷狮的方向逼近,“你说,你是不是喜欢白璃?”
“哈?你脑子进酒了?”雷狮一脸的莫名其妙。
“回答我,雷狮。”安迷修蹙了蹙眉,“我很认真地在问你。”
“白璃和我也算是一起长大,帮我端茶什么的也无所谓吧?”显然雷狮的关注点和安迷修的不一样。
“我是说,为什么你要抓着白璃的手不让她走?”
“我抓的明明是你的……”雷狮解释到一半,安迷修的认真表情让雷狮觉得好笑。雷狮挑了挑眉,“怎么,你吃醋啦?”
“……对,没错,我吃醋了!”安迷修顿了顿,“既然你不喜欢白璃,那就试着喜欢我好了。”
“为什么?”
“这样我们就算是两情相悦了。”
“嗯哼~可以考虑。”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