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今天的雷老师找安老师麻烦了吗(10)

跑车停在一座别墅前,雷狮带着极不情愿的表情下了车。
现在是正午,阳光直直地落到别墅周边的树上,叶面浮起浅浅的光晕。雷狮眯了眯眼,这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家不知现在是何番光景,也许一如当年专制逼人。
早与大儿子雷轩通过电话得知雷狮今天会回家的雷妈妈正悠闲地坐在阳台上晒太阳,她想过无数种雷狮回家的场景,也许是一身西装革履,也许是浪荡子左拥右抱,也许是单身狗孤身一人,也许……
不过不论如何带着个男人回家的情况雷妈妈着实是怎么都没想到的,尤其是透过透明的薄冰看到棕发青年握着自家三儿子的手不曾松开的恩爱模样几乎让雷妈妈的心脏停跳了一秒。
没想到雷狮因为长得可爱帅气已经变成男女通吃的珍惜物种了吗?雷妈妈暗自小声吐槽着,然后不紧不慢地下了楼。
雷狮变得成熟了不少,雷妈妈还记得他17岁那年摔门而去的愤怒表情还带着些许稚气。那年雷狮离家出走,没有带走家里的任何东西,只是穿着一身校服就冲出了家门。没有人知道在外的雷狮经历了什么,雷狮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过。
雷妈妈拉着雷狮的手看着高出自己一个头的三儿子笑得开心,草草与一向礼貌待人的安迷修认识了一下后就赶紧吩咐保姆白璃准备好热水为雷狮接风洗尘。
“那个……妈,让小璃多准备一份吧。”雷狮瞥了一眼身旁的安迷修,“安迷修要在这里住几天。”
“好,小璃啊,再准备一个房……”
“妈,我们一起睡我的房间就好,不用再……”雷狮看着雷妈妈一脸懵的表情就知道妈妈有些理解不过来。不过解释起来太麻烦,而且雷狮向来随心所欲,向别人解释向来不属于雷狮的行动范围。所以雷狮干脆转移了话题。
“对了怎么没看到亦姐?她出门了?”
“哦,雷亦一早就去公司帮忙了,这些天公司的应酬挺多的,你爸就让雷亦过去帮忙了。”
“哦……”雷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几天公司里忙,估计雷轩也没太多时间在家,那就在家玩几天再溜回学校吧,就当给自己放假了。
“小安呐,雷狮说和你是同事,那他工作怎么样?”
“他……”安迷修看见一旁的雷狮飞速对自己眨了眨眼,立马领会了意思,“他工作很好的,同学们也都很喜欢他。”
“那他在学校有没有喜欢的人?或者有没有人喜欢他?你看我家雷狮都老大不小的了,现在还没有带个交往对象回家让我们看看,家里人都有点替他担心呢。”
“呃……我觉得是有……”安迷修话都没说完就被雷狮狠狠把大腿掐了一下。
“去洗澡了,白痴。”
“抱歉雷阿姨,我……”
“快走啦!”雷狮扯着安迷修走向浴室。
不得不说雷家不愧是长期垄断市场的大公司,就连浴室都比学校的职工宿舍大了不少。安迷修突然觉得雷狮是个值得尊敬的人,住惯了这种豪宅的雷狮却没有对职工宿舍抱怨半句,可见雷狮是个意志力有多强的人。
“想什么呢你?”雷狮敲了一下安迷修的头,安迷修回过神后雷狮已经准备脱衣服了。
“跟上次一样,我洗澡你不许看。”
“好。”
雷狮的脚尖轻轻探入水中,在确定温度适宜后才慢慢将自己溺入浴缸的温水里。温度被水渡给雷狮,白皙的脸庞上浮起浅浅的绯红。
“安迷修,你好像对我家是这样一点都不吃惊啊?”泡在温水里的雷狮玩心大发,他高高举起手臂然后一掌拍到水面上。荡开的水面让皮鸭子晃来晃去,水溅得到处都是。有不少水花滴落在安迷修身上,被打湿的白色衬衫贴在安迷修背上传来凉凉的感觉。
“雷狮你还是小孩子吗?”安迷修揪着衬衫在空气中晃了晃,视线重新扫过这喏大的浴室。就算是很多有钱人都不一定能在这种旅游景区的附近买到这么大的房子,不仅是因为这里地价高,很多旅游景区附近的房子和地皮是一早就被预订好的,雷家能在这里有别墅不仅能说明雷家的资产庞大,也足以证明雷家有足够强大的人际网络。
“你怎么知道我还是小孩子?”雷狮捏着皮鸭子戏谑地回答着。
这只皮鸭子是白璃送给雷狮的,她和雷狮一样大,因为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乐观所以一直都在勤工俭学。她比雷狮懂事得多,在雷狮还在学怎么削苹果的时候就已经能做出各式各样的水果沙拉和满汉全席了。偶然遇到雷妈妈的白璃被带回了雷家,之后就一直在雷家工作了。
白璃一直照顾着大家,更为准确地说,她一直在照顾雷狮。白璃知道雷狮爱吃什么,知道雷狮讨厌什么,甚至知道雷狮喜欢什么味道的洗发水和沐浴露。
雷狮从小就爱闹,爱闹就免不了受伤。雷亦不在家的时候都是白璃来处理雷狮的伤口。有一次白璃处理完雷狮的伤口后红着脸递给雷狮一个皮鸭子。
“雷狮少爷,这,这是我小时候妈妈送给我的,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我要这个……”干什么三个字眼被白璃的话堵在口中。
“雷狮少爷总是受伤,有这个小鸭子,雷狮少爷就会有好运气了!”
雷狮拿着皮鸭子哭笑不得,敢情白璃当我受伤是运气不好么?不过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雷狮收下后去洗澡便放在了浴室里。后来雷狮洗澡时都能看见这只皮鸭子在水面晃悠,也就默许了这件事。
只是没想到现在即使雷狮21岁了白璃也依旧这么做,雷狮看着皮鸭子觉得有些好笑,不自觉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没什么,对了安迷修,做老师之前你是干什么的?”
“跟着我师父学习呗。”
“都没听你提起过你师父。”雷狮撇了撇嘴,“而且这算什么回答啊,难不成你的职业……不太好说出来?”
雷狮上扬的尾音像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撩拨着安迷修的自尊心,安迷修猛地坐起用力把雷狮按在浴缸上直直地注视着雷狮的紫眸。
“听好了,我之前是慈善家!不是什么说不出来的职业!”
“哦……”雷狮愣了几秒,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没穿衣服。
“我去你的!安迷修你这个死流氓给我滚!”
“……”
走出浴室的安雷两人都没有说话,尴尬就像雷狮脸上的红晕一样扩散开来,安迷修脸上的手掌印红得明显。
然而不论怎么尴尬日子都还长,这点尴尬算什么?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