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妖瞳海·荷鲁斯之眼

――人为什么要有两只眼睛?
――一只用来看见你,一只用来看透你。
――你只要,仰望我就好。有很多事你不需要知道……

(半成品……都算不上)
(强迫症要清手机所以堆一下,不用理我这个渣)

安迷修用手遮住了雷狮的眼睛,现在是傍晚。橙黄的太阳在海边留下最后一缕光便沉溺于大海,太阳带走了温度和光,也带走了出航的许可。
实际上就算是风和日丽,雷狮也没有出航的条件。
三年前安迷修带雷狮来到了这片被称为妖瞳海的海域。据说这片海域里居住着擅长巫术的海妖,可是从来都没有人见过。
雷狮抚上安迷修放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温暖而宽厚,但是雷狮敏感的指尖感受到了安迷修食指关节处小小的茧。
“今天才发现你的手有茧,你都做了些什么?”
“只是做饭而已,这些天的食材都挺难弄的。”安迷修低头把雷狮环在怀里,像护着宝物似的,“你呢,感觉好点了吗?”
“老样子。”雷狮有点不耐烦地甩了甩头,“所以不用遮住我的眼睛了,反正都看不见,而且这些绷带挺烦人的。”
“会过去的。”安迷修的语气里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我做你的眼睛。”
“……我困了。”雷狮从椅子上起身,开始自顾自地摸索。安迷修察觉到了雷狮的烦躁,他握住了雷狮的手耐心地带他走到床边,“好好睡一觉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雷狮拉上了被子转过身背对着安迷修,莫名的烦躁涌起却无处发泄。闭上眼,填满脑海的全是不堪的现状。
一向习惯了游走四方的人现在被拘束在这里。虽说这里很宽敞,却不及雷狮向往的天地那般辽阔。
雷狮见过滔天的滚滚巨浪,听过海妖的悠扬歌声,到过隐秘的隔世小岛,却失了自己灿若星辰的紫眸。
三年前的事雷狮记不太清了,印象最深刻的无非是窗外从烈火里飘散在空气中泯灭的火星和身着黑袍的人。他手里翻飞着银光飞掠的刀,雷狮刚从睡梦中清醒便狠狠地刺向雷狮,躲过了身后一刀的雷狮一心去保护船上的卡米尔,全然不知逼近自己的另一把刀。
那把刀像是知道雷狮会向哪边躲闪一样提前飞了出去。
血色沿着刀尖滴落,艳丽的血色花瓣落在地面。雷狮发着颤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眼睛,最终触及的却是无尽的绝望。
那个夜晚,雷狮失去了航行万里的船只,失去了卡米尔的联系,失去了整个宇宙都视若珍宝的璀璨眼眸。
雷狮随着羚角号沉入大海,唯一紧紧抓在掌心的,是卡米尔送给自己的小口琴。
“大哥,谢谢你帮我。”卡米尔稚气脸颊上的绯红似乎是围巾染上的颜色,“这个口琴是卡米尔自己做的,如果以后大哥需要我的帮助就吹响口琴,我一定会找到大哥然后保护大哥的。”
雷狮在水中沉溺,水流擦过他的身体,掠夺着仅存的体温。强烈的求生欲指引着雷狮在大海里漫无目的地摸索搜寻,可是长时间缺少氧气的大脑几乎要停止运转。吐出的气泡逐渐上升变大,而雷狮则沉入海洋。
卡米尔,大哥没能保护好你……雷狮的紫眸终究黯淡无光。
纯白消失泯灭之际,那抹艳丽却在湛蓝的海里越发明显,卡米尔在深水里找到了雷狮,显然雷狮的状况并不值得乐观。
卡米尔坐在沙滩边让雷狮躺在自己的腿上,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体温比大海的温度还要低。卡米尔抱着雷狮坐在海边不曾离开,他默默祈祷着大哥能醒过来,不管用什么方法。
安迷修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他踏着海妖的歌声而来,笑颜温和。
“是你在祈祷吗?”安迷修说,“或许我可以帮你。”
“……我大哥……”与安迷修初次见面的卡米尔虽然有些疑虑,但是为了大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请你救救我大哥。”
“他溺水了吗?”安迷修蹲下身子,看到的却是一副故人面容,布伦达?
“我可以帮你,但这是一桩不对等的交易。”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的。”卡米尔抱紧了雷狮,“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大哥好好的。”
“哪怕变成海妖永远都无法上岸吗?”安迷修抱起雷狮,“海妖的首领是我的朋友,他或许有办法。”
“喂!那你能保证大哥的安全吗?”卡米尔湛蓝的眸子里不无担忧和怀疑。
“当然,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安迷修幽绿深邃的眼眸里似乎藏匿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好好睡一觉吧,卡米尔,我会实现你的愿望。”
……
卡米尔睁开眼,这里是浅海区,礁石随处可见。阳光在水面被分崩离析为不同的颜色,在海底的沙石上铺上一地粼粼的光。他正想往前走去找大哥却只看见一条浅绿色的鱼尾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这是……我的尾巴?卡米尔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已经了变成鱼鳍的形状。既然自己变成了海妖,那大哥也一定好好的吧?卡米尔游向海岸,看见了一栋房子。棕发少年正牵着黑发少年的手耐心地讲着些什么。
兴奋的卡米尔用尾巴拍打着水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安迷修,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雷狮转向卡米尔的方向,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
“是海妖。”安迷修拉住了雷狮,“别过去。”
“我还没那么弱,看不见而已。”雷狮推开了安迷修,他一步步摸索着走到了卡米尔面前。
“是你弄出的声音吗?”雷狮蹲下来对着卡米尔伸出手。
是我,大哥。
卡米尔想这样说,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吚吚哑哑的声音。变成了海妖,不仅不能上岸,也不能说话吗?
卡米尔把雷狮放在离自己的头顶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手拉下来放在自己的头上,这是小时候雷狮安慰卡米尔时才会做的动作。
“虽然看不见你,但我想,你一定和我弟弟一样是个可爱的孩子。”雷狮轻揉着卡米尔的头,“我失去了卡米尔的联系,也看不见任何东西,现在算是个废人了。”
不是的,大哥。
卡米尔在这里。
听说海妖的鳞有很特别的作用,能够治愈很多靠科技无法治愈的病。卡米尔扯下一片鱼鳞隔着纱布轻轻地放在了雷狮的眼部,瞬间融化的鱼鳞像是不存在一样。
卡米尔蹭了蹭雷狮的手掌,抬起头却看见站在雷狮身旁的安迷修眼底的阴郁。
“雷狮,该回家了。”
“嗯。”
雷狮睡着后,安迷修来海边找到了卡米尔,他正坐在礁石上注视着远方。
“卡米尔,雷狮不需要重新看见一切。我会做他的眼睛。”
卡米尔转过身看着安迷修,眼里满是疑惑。为什么?
“荷鲁斯之眼能看透世间生死,却看不透自己的命运。与其为了世人舍弃自身,不如把命运交由我掌管。”
什么意思?卡米尔有些不安。
“布伦达有世界上最好看的眼睛,有包容万物的悲悯,也有追求公正的绝对信仰。”
“他看见过很多不公正的事,可是碍于神的职责,他无法干预。”
“最后他违背了创世神的意愿。”
“他说,如果有来世,再也不要看见那些不公正的事了。”
“他想毁了自己那对能看透生死的眼睛。”
所以说安迷修为了实现布伦达的愿望取走了大哥的眼睛?那天的黑衣人其实是安迷修?卡米尔一怔,随即抓住安迷修的衣领吚吚哑哑地开始说话。
大哥是雷狮!不是布伦达!
他有自己喜欢的,向往的,你凭什么要把对布伦达的爱强加在大哥身上!你这混蛋!
安迷修不明白卡米尔在说什么,但是卡米尔手上突起的青筋已经表示了他的愤怒。
“雷狮与布伦达有某种联系。”安迷修从卡米尔手中抽出领带,“至少,他们有一样的脸。”
……
……
……
隔着白色的纱布,雷狮仿佛看见了安迷修的笑颜,阳光正打在他脸上,为他的脸庞踱上一层浅浅的光晕。
透过耳边张扬肆意的海风,雷狮隐隐约约听到了安迷修温和的声音。
“雷狮,我在这里。”安迷修微笑着对着雷狮伸出手。
沙滩上留下两排通向妖瞳海的浅浅脚印,延伸至浅海也不曾中断。
雷狮忽略了海水的冰凉,一步步走向更深的海域。虽然现在这片海域什么都没有,但是他的手一直停留在空中,像是要去抓住谁一样。
“安迷修,你慢点走,我要跟不上了。”
……
……
……
浪花拍打着礁石,带着海面的白沫游离。那条被冲上岸的白色头巾被捡起,海妖缓缓走上岸然后扶正了帽子。
“我能看透生死,却看不透爱。”雷狮的话响起在卡米尔耳畔。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卡米尔把头巾围在颈间后走向远方,都是一场梦罢了。

――――――――――――――――――
好吧我写不下去了……
按我这手速估计要等几个月……
大概就是安哥就是黑衣人,他夺走了雷狮的光明。
雷狮的眼睛其实是妖瞳,因为布伦达是公正之神,违背了创世神的意愿所以作为神的惩罚转世后就会招致厄运。不过布伦达的眼睛是有神性的,不是妖瞳。
安迷修想要保护雷狮所以这样做了,至于卡卡变成海妖是安迷修的安排。布伦达以前告诉过安迷修,他想让他弟弟一生都平平安安的。为了让卡卡与雷狮保持安全距离所以让卡卡变成了海妖。
可是后来雷狮为了卡卡能复原与其他海妖进行了交易:用妖瞳交换卡卡复原。
雷狮有妖瞳是因为卡卡放在他眼睛那里的鳞片起了作用,但是他只能看见生死,无法看到平常事物。
安迷修之前告诉雷狮他要出去很久,但是一定会回来。
然而雷狮再也没有等到安迷修的归来。
他看见了安迷修生命的陨落。
原本是神的安迷修为了保护雷狮同样违背了创世神的意愿,但是安迷修到最后一刻也想护着雷狮,所以他也葬身于妖瞳海。
那是离雷狮最近的地方。
雷狮用妖瞳换了卡卡的复原,然后因为过于思念安迷修而产生了幻觉。他随着近乎真实的幻觉一步步走向妖瞳海,最后与安迷修长眠于此。

我的天说了这么多终于可以睡觉了
晚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