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今天的雷老师找安老师麻烦了吗(8)

演话剧的关键不仅在于演员对于角色的全身心投入,服装与灯光还有场景的配合也是必不可少的。鬼狐老师早早地弄好了舞台和场景布置的材料然后带着莱娜小姐姐出去玩了,服装什么的也早就搬到了更衣室,凯莉只要找到演员就一切OK。
推开礼堂大门的一瞬间,凯莉就听到了后台的声音。
嗯,不错。凯莉这样想,果然大家的热情还是很高的嘛~
果不其然,一推开后台更衣室的门……
“我勒个去安迷修你si不si傻!明明都有药剂威胁他了你打个毛线的赌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要是输了怎么办!老子的大好青春年华都被你糟蹋了!老子……”被雷狮揪着衣领一顿猛摇的安迷修只觉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终于在雷狮摇累了之后掌握了主动权一把抓住雷狮的手,还没定睛就开始说骚话:“放心吧雷狮,我会对你负责的!”(此处应有bulingbuling四角星)
“……先把你嘴角的白沫擦掉好吗?”雷狮扶额,为什么我的下辈子都是安迷修决定的……
其实是因为安莉洁凯莉和艾比都一脸惊讶地看着雷狮发疯似的把安迷修一顿猛摇,为了在小姐姐们面前挽回点面子安迷修才这样说,但是显然安迷修失败了。
小姐姐们满脸的“生米都煮成锅巴了就好好在一起吧”的表情:啧啧啧啧啧啧祝泥萌俩百年好合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咳嗯!”凯莉挥了挥手切入正题,“我们先来商量一下话剧吧,我们演出的是灰姑娘和小美人鱼的故事。”
“雷狮是公主,安迷修是骑士,我是魔女,安莉洁是精灵,金是美人鱼,格瑞是王子,紫堂幻负责后台念引导词,艾比埃米负责灯光,然后……”
“异议!”雷狮给了凯莉一个白眼,“本大爷是男的为什么要演女人?答应演话剧都是被逼的,还给我这么low的角色!”
“可是你哥和安迷修打的赌就是话剧啊,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凯莉耸了耸肩,“话剧演出的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你后半辈子的去处,你要是想回家我们也不拦你。”
“要演也应该是那种海盗之类的反派角色啊!而且你见过很有男人味的女人吗?”雷狮真心觉得自己演不了女性角色,一个身高186的男人怎么都不会像是女人的吧!
“……”凯莉仔细打量着雷狮,“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适合穿女装的男人,放心吧化妆有我和安莉洁你不用担心的。”
“雷狮,你就放心把一切都交给我吧!”安迷修胸有成竹,“只是演好话剧而已,我们可以的。”
被逼无奈的雷狮也只好配合大家一起演出,只是平时排练的时候死活不肯换衣服。凯莉倒是看得开,反正演出那天还是要穿的,而且完全……是按照安迷修的梦中情人小蕾丝的衣服定制的。
时光匆匆,演出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台下座无虚席,却没有看到雷大哥。雷大哥在商业里的手段可谓是无人不知,他从来不做亏本买卖,这次打赌也不例外。
原本诧异自家大哥怎么什么都没做的雷狮终于在演出当天发现了不对劲:念引导词的紫堂幻突然被紫堂家主叫回了家。
怎么好好的非要这一天出事?雷狮看着后台空无一人的播音室蹙了蹙眉,只有台词本放在桌子上被电扇吹得翻飞,设备什么的倒是都正常。
“喂,你做了什么?紫堂幻呢?”雷狮在电话里气不打一处来。
“有个出国留学的名额送给他而已,今天不去办好签证什么的,那个紫堂家的小子就会错失机会了。”雷大哥走出礼堂回头看了看舞台继续说到,“况且,那个叫安迷修的小子敢和我打赌,就要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把后半辈子交给安迷修的你也是大胆,信任别人到如此境地不怕被加害的吗?”
“你!”
“多说无益,你还是准备一下你的话剧吧,不要输得太难看哦。嘟……嘟……”
“……”只是缺人而已,虽然熟练度没有紫堂幻那么高,但是找个人先填上再说吧。雷狮来到了后台,“梅蒂,你去广播室念台词本,负责引导词,看准时机照着念就行了。”
“哦,好!”梅蒂跑向播音室。
“等等,打电话让帕洛斯佩利还有卡米尔过来后台。”以防万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好的!”
“雷狮快过来化妆换衣服了!”凯莉对着雷狮招了招手,“还有两个小时就到我们了。”
“来了!”
化妆间的凯莉和安莉洁都四处忙活着,从服装到化妆都非常仔细。尤其是雷狮的装扮――安迷修看着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蕾丝目瞪口呆。
安迷修开始怀疑人生:雷狮……小蕾丝……蕾丝……小雷狮……嗯?小雷狮?
凯莉以前听说安迷修和小蕾丝的相遇后便觉得奇怪了,安迷修和雷狮小时候都和商业里的事有接触,都出席过某个宴会,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宴会但是小蕾丝和雷狮这俩名字也太相似了吧?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那我可就挖到猛料了~
“雷狮,你有个姐姐对吧?”
“嗯。”
“那你以前和高跟鞋有没有什么渊源?”
“我一个男的怎么会和高跟鞋有渊源?”雷狮表示小时候被迫穿女装的事是绝对不能暴露的。
“那就没有什么关于高跟鞋的故事?”
“非要说的话……我看见一个女的用高跟鞋把我哥砸了算不算?”
“哦~”相似度60%,凯莉继续发问,“那你姐叫你什么?”
“雷狮啊,还能怎么叫?”
“女孩子一般都会叫得可爱一点吧?比如小雷狮什么的?”
“……无聊。”
安迷修眼里的雷狮一袭白衣,高傲的公主现在坐在梳妆台前满不情愿地让别人为自己梳妆,傲娇的模样和小蕾丝一模一样。
如果雷狮真的是小蕾丝,我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他?安迷修垂下眸子,明明那么想念他,却在他来到我身边之后一直和他吵架,作对。
明明……那么喜欢他。
“喂!安迷修,到我们上场了。”雷狮拍了拍安迷修,“给我好好演,失败了就永别吧!”
“如果失败了你就回家对吗?”
“回你个头!他说回家就回家啊?腿长在自己身上,想去哪里我说了算!”雷狮一脸鄙夷地看着安迷修,“真是死脑筋,打赌什么的只是为了束缚我哥,我们赢了他自然不会再来。况且,我雷狮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输字怎么写。”
“嗯!”安迷修拿起剑对上紫眸,“以您的目标为梦想,我亲爱的公主殿下。”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