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见语C会拉黑

今天的雷老师找安老师麻烦了吗(5)

“咚咚咚――”八卦社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凯莉,听说学校最近的活动了吗?”鬼狐靠在门框上眯了眯眼,“根据教育局的指示,现在要大力倡导与国外文化的友好交流,你们八卦社没什么打算吗?”
“我们只是一个杂志社,能做什么事?”凯莉耸了耸肩。
“老爸说你的杂志影响力超神,特意让我来说一下的。反正你也闲不住,不是吗?”鬼狐垂下眸子把玩着一个黑白面具,“学生们的积极性你最会调动了,有什么需要配合的说一声就是了。”
“嗯……行吧,我要一个舞台。”凯莉勾起嘴角,“要那种灯光设备齐全,木质地板,实木的那种,最好还有威亚,嗯……还要一些道具,比如花花草草什么的,还有……”
“你当我是万能的吗凯莉?”鬼狐笑了笑,指尖拂过面具上的黑色花纹,“就算我真的能做到,你也不一定都要用到吧?”
“那又怎样呢?”凯莉把面具移到鬼狐面前,完全契合尺度的面具覆上鬼狐的脸,分明是一副鬼魅面孔。
“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呢,我亲爱的哥哥?”
“我可不会白干。”面具下的鬼狐眯起眼,表情就如那副面具一样,“交易一向是利于交易双方的,你要的东西值多少,自己清楚。”
“当然。”凯莉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鬼狐,“给,好不容易要来的。”
“行了,等着吧!”鬼狐摘下面具,竖瞳里倒映的字体分外惹眼――莱娜。
鬼狐一直被老爸催婚,凯莉也因此嘲笑过他很多次。为了躲避老爸的逼婚,也为了追求真爱,鬼狐毅然决然地决定追求之前陪凯莉逛街硬被凯莉拉着的莱娜。
你看看人家莱娜,那么美腻大方……
你看看人家莱娜,那么善解人意……
你看看人家莱娜,那么体贴入微……
这些话凯莉听过无数次――自从鬼狐认识了莱娜之后。凯莉倒也乐意做个红娘,既促成一段美好姻缘,又能继续搞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凯莉决定让话剧社担下这个重任,舞台后勤什么的交给鬼狐,角色扮演什么的,就要凯莉大佬亲自出马了。
今天的化学课让同学们永生难忘,他们忘不了安雷老师像情侣一样手拉手来到教室而且一整节课都没有分开!当然主要是因为安莉洁的冰袋。
可是!事情的真相往往不被大多数人知道。
在安雷老师一起睡了一晚后,手上的冰其实都化的差不多了,但是被冻住太长时间的手早就僵掉了,根本动不了。两人的关注点早已不在手上,他们醒后看着床正中央的一大滩水印不无尴尬。
沉默了很久的尴尬被雷狮打破。
“安迷修,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尿床?”
“我没有。”
“不是你难道是我?”雷狮半信半疑地拉起被子看了看裤子,嗯,没湿。
“你看我都说不是我了。”安迷修也一下子掀掉被子,指着自己的裤裆笑得开心,“我的也没湿。”
“……智障。”雷狮闭眸扶额,为什么自己会和这个智障睡一起……好心累……
“算了,先洗漱一下去上课了,本大爷可不想被扣工资。”雷狮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嗯……还有十分钟……嗯?十分钟?卧槽!”
然后雷狮扯着安迷修一路飞奔到教学楼签到,他俩衣衫不整的样子给了同学们很多的想象空间。
“格瑞,听说学校的话剧社要演话剧哦!”金抱着学习资料跟在格瑞身后,“格瑞是学生会的成员,一定会演出的对吧?”
“不清楚。”格瑞为了处理学生会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完全顾不上回答金的问题。
“那凯莉老师都说了是师生参与,所以人气很高的安迷修老师和雷狮老师也会参加吧?”金的视线移向楼下的校长办公室,门口站着的安雷老师引人注目,“哎?格瑞,那是……哇啊!”
金没注意到突然停下的格瑞,连人带书一股脑儿地砸到格瑞背上。
“格瑞,怎么突然停下来了?”金腾出一只手把帽子扶正,前方的凯莉老师正笑眯眯地盯着他俩。
“当然是……话剧的事啊~”
上完课后被校长叫去训话的安雷老师终于在晚上回到了宿舍,手还是不能自由活动,今晚还是要一起睡。而雷狮积攒了一天的怒气终于爆发。
“我可去你的吧!管你是不是校长!什么叫有伤风化!”
“我想和安迷修绑一起的吗!”
“要不是安莉洁这个小丫头的冰袋,我就算是……”
“别生气了,雷狮。”安迷修出奇地耐心,他看见雷狮亮起的手机屏幕,“那是……谁给你打电话了?”
“谁啊!居然敢这个时候打电话,简直……”正愁没地方出气的雷狮用力地按下接听键,语气却一下子软了不少,“哎对对对是我啊老爸……”
“啊?我过得挺好的,嗯……”
“不用大哥来看我的……”
“您就别瞎操心了,我好着……什么!大哥已经出发了?”
“明天到?!”
安迷修表示从来没有见过雷狮如此惊讶和生无可恋的表情。
手机从呆滞的雷狮掌心滑落,安迷修只听到雷爸豪气地说着:“儿贼~老爸已经跟你大哥说了,在外过得不好就带你回家。儿贼?儿贼?你怎么不说话?……嘟……嘟……”
“其实回家看看也不错的。”安迷修把手机重新塞回雷狮的掌心,“他们也是关心你啊!”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雷狮滑进被子开始计划怎么对付自家大哥,全然不知倒映在安迷修眸子里的自己像只猫一样蜷缩着,让人忍不住顺顺毛。
“雷狮,刚刚凯莉给我发消息让我出演话剧里的骑士,你在话剧里有扮演什么角色吗?”安迷修隔着被子用一只手轻轻拍了拍雷狮的背,既是给雷大猫顺毛,也算是与雷狮又亲近了些。
满脑子都是对付手机里的面具男的雷狮无暇顾及安迷修的提问,只是在安迷修轻轻拍背后有些缓和了心情。
“安迷修,我不要回家。”雷狮从被子里探出头,“绝对不要。”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