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今天的雷老师找安老师麻烦了吗(4)

浴室的水哗哗作响,站在一旁的安迷修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和一个大男人一起洗澡(从共处一室的角度来说)。
“雷狮,洗好了吗?”
“没有。”
“……”
“……”
“现在呢?”
“没有。”
“哦……”
“……”
“洗完了吗?”
“没有。”
“洗到一半了吗?”
“……”雷狮表示忍无可忍,自从进浴室脱衣服开始,安迷修就没消停过。
“本大爷洗澡你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洗头还是洗脚难道还要跟你报告啊!”雷狮手里的香皂替安迷修背负了怒气,差点被直接掐断,“把我的睡衣递过来!”
“哦,好。”
一首歌唱的好,刚翻过了几座山,又淌过了几条河。刚刚因为雷狮用力过猛而从雷狮手里逃出来的香皂没有迎来皂生巅峰,反而遇到了改变皂生的重大事件。这只皂滑到了安迷修脚下,可能本意是想引起安迷修的注意让安迷修救救自己吧。可是它预判得过于准确,安迷修一脚踩在它身上还在摔了一跤后把这只皂完美地踢进了下水道入口。
这只皂在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时静静地注视着安雷,临终前的笑容逐渐变得猥琐。
这只皂说,安迷修,我诅咒你和雷狮在一起,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都――然后这只变态皂扑通一声掉进了下水道入口。
先不说这只皂的预言是否会实现,光是事实就证实了他俩会在一起――摔在一起。
安迷修突然向下摔倒的力不是雷狮能承受的,更何况雷狮只穿着拖鞋,与有水的地面摩擦力根本就不够大。结局可想而知,雷狮扑在了安迷修身上,还差点给了安迷修一个么么哒。
想要把雷狮推开的安迷修都没多想,右手就这么贴上了雷狮的胸口。正诧异着雷狮摸起来怎么这么光滑而且摸起来怎么……话说这个小小的突起是什么?
“雷狮你被蚊子咬了?”
“咬你个头!安迷修你这个臭流氓!”雷狮一把打掉了安迷修的手还顺势给了安迷修一巴掌,“想女人想疯了吧你!”
“胡说什么呢!”
“……”
与安雷老师相处方式截然不同的瑞金同学现在就在宿舍洗完了澡,各自上了床。
“格瑞,你说姐姐什么时候出差回来啊?”金看着天花板,湛蓝的眸子里倒映着灯光,“好不容易来到了姐姐工作的地方,没想到还没来得及一起出去玩姐姐就要出差了,好可惜啊……”
“快了吧,赶紧睡。”格瑞关了灯。
“话说格瑞,宿舍关了灯也不是很暗耶。”金趴在床沿上盯着一个角落,“你看那边还有两盏LED小电灯没关,所以说宿舍的灯其实是并联电路吗?”
“……那是银爵。”格瑞扶额,“再不睡觉明天的化学课你打算怎么办的?”
“那格瑞给我讲故事我就睡。”金裹紧了被子,也没管格瑞同不同意就开始选择故事种类,“我要听浪漫一点的!”
“呼……”格瑞轻叹了一口气,自家发小只能宠着,不然今晚熬夜明天的课又不能好好听讲了。
“有一只出生在法国的青蛙……”
“等等!格瑞,我想听刺激一点的。”
“好,有一只立志铲除邪恶的青蛙……”
“呃……格瑞,我又想听科幻一点的了。”
“好吧,有一只飞往太空的青蛙……”
“……”宿舍的嘉德罗斯和银爵觉得关了灯也有一种光刺得眼睛疼。不论如何,大家在充满荷塘蛙叫的故事里进入梦乡,也算是又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好不容易洗完了澡的安雷老师开始选择睡觉地点了,实际上雷狮等安迷修洗完了澡就走向自己的房间,没给安迷修反对的机会。
安迷修只好抱着被子来到了雷狮的房间,推开门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海绵宝宝派大星的墙纸让安迷修彻底颠覆了对雷狮的印象。
“雷狮你喜欢海绵宝宝?”
“关你屁事。”显然雷狮还在气头上,从小到大洗澡什么的都是自己动手绝对不让别人碰自己的雷狮在保持这个记录十几年后被安迷修破坏了一切,不仅摸了,还摸得很准确。
“雷狮,我不是故意摸你的。”安迷修义正言辞,“我真的是不小心才……”
“闭嘴!看见你就烦!”雷狮蹙了蹙眉,他指向自己的床,“自己睡自己的被子,床是对半分,敢越界你就死定了!”
“嗯,好。”
雷狮房间的落地窗没有把窗帘全部拉上,月光跌落在白瓷地板上映出树叶的斑驳陆离。
安迷修翠色宝石似的眸子里,雷狮早早地进入了梦乡,羽睫微颤,呼吸均匀。
总算是安静了,安迷修现在能听到窗边摇晃树叶的沙沙声。可是还没来得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雷狮就翻了个身,雷狮的右手很自然地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带着安迷修的左手。
“……”安迷修被迫坐了起来,看来自己想睡觉还必须找个合适而且不会吵醒雷狮的姿势了。
想了半天的安迷修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姿势:和雷狮面对面睡觉就行了。
安迷修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在没弄醒雷狮的前提下把雷狮移到了床的右边,自己来到了左边。
今天的雷狮睡得很沉,面对安迷修的搬运像只猫一样,只是蹭了蹭安迷修的肩。
如果雷狮平时没有那么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话,安迷修伸手把落在雷狮脸庞上的发丝括到了雷狮的耳后,嘴角微扬,也许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吧……
晚安,雷狮。
安迷修替雷狮盖好被子后闭上了眼,没有看见雷狮亮起的手机屏幕。
QQ联系人:面具男:父亲让我来看看你,后天到达机场。坏笑\坏笑\坏笑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