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何昔『4』

放纵任性是强者的特权,嘉德罗斯这样说,也确实这样做了。
被毁掉大半的寻光神殿留有一片废墟,坍塌的也许不止是堆砌而成的建筑,或许还有一丝丝对于逝去的不舍。
安迷修不自觉地握紧双剑,几番交手,他大概估计出了嘉德罗斯的战力,毁掉神域也许都不是难事。
“怎么,打架的时候还分心?”
声音响起,却不是嘉德罗斯在说话,飘扬的白色头巾表明了来者的身份。
“雷狮!”嘉德罗斯发现了目标,神通棍狠狠砸向来者。
出乎意料,攻击被轻松挡下。
泛着紫光的法阵逐渐幻化成光点消散在空气里,安迷修这才看清头巾上的字样:JIA。
“呐~小孩子这么急性子可不好。”来者的紫眸里遍布星辰,却少了天真烂漫的光晕。
“雷狮?我不是他哦!”来者转向嘉德罗斯,“吾乃上古公正之神――布伦达。”
布伦达的眸子里充斥着星河烂漫,盈盈笑意却掩藏不住动了杀意的心思。
“嘉德罗斯,回圣空星。”
命令的到来打断了嘉德罗斯与布伦达一决高下的念头,不甘心的愤怒涌上心头却只能压抑。
嘉德罗斯能感受到布伦达的强大所在,只是随便抬手施个法阵就能轻轻松松地挡下自己的攻击,不仅如此,在说话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布伦达的威压。
现在的嘉德罗斯面对上古之神的确没有几成胜算,毕竟是初代弑神机器,需要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
“听话回家吧。”布伦达指尖凝聚着蓝色的光点,汇聚成一把冰剑,剑尖所指――安迷修。
“我和这家伙还要算账呢。”
圣空星王座上的男人注视着嘉德罗斯一言不发。
“父亲,这次我……”嘉德罗斯抓紧了围巾,他担心父亲对自己失望,也担心自己被当做次品被毫不留情地抛弃掉。
“不用多说。”男人嘴角微扬,“这次的任务你做的不错。”
“哎?可是父亲,那个布伦达……他和雷狮好像啊,如果他不是雷狮,那雷狮去了哪里呢?”
“这就是事情的有趣之处啊……”男人走下王座带着嘉德罗斯来到天文台。
这里的望远镜能看到整个宇宙的投影。自嘉德罗斯诞生以来,每次来到这里时都能看到父亲凝视着投影里运行的行星。
“父亲想要的,是整个宇宙不是吗?”稚气未脱的嘉德罗斯有着沉稳而坚定的眼神,浮现在璀璨金眸里的泛泛星光让人沉溺其中。
男人欣慰地看着嘉德罗斯,随后又叹了口气。
“不,重要的,是过程。”
“重要的是结果。”冰剑逼近了安迷修,“雷狮去了哪里对于现在来说无关紧要吧?最后的最后你还不是会像对待我一样对待雷狮?”
“我不会的,布伦达。”安迷修握住了剑尖,逼人的寒气与布伦达眼底的怒火映衬得鲜明。
“你不会?几千年前你也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最后你做了什么?”
“是你亲手把这把剑插进我的胸口!”
“是你亲手设下封印让我沉睡千年!”
“是你亲手用我的血,我的付出去铸就了你的辉煌!”
“雷狮?现在你还想着他么?”布伦达的眸子愈发透亮,怒火燃烧着布伦达心里仅存的温情,“好,今天我就让你体会一下,被挚爱所伤是什么感受!”
寒剑割破安迷修的手掌,来不及躲开,也没想过要躲开。
“布伦达……”安迷修抚上布伦达的脸庞,炽热的血似乎灼伤一般,让布伦达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颤。
“变回雷狮吧……那才是你该有的样子。”
“你这混……”布伦达一个踉跄跌倒在安迷修怀里,“混蛋……”
“睡吧,布伦达。”
我的怀抱任你沉溺。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