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何昔『3』

莲花池的水波轻轻地荡着,牵动着荷叶一晃一晃。水滴没入水中扩散成一圈圈的波纹,荡漾的前奏一向如此温柔。
与莲花池截然不同的水景在圣空星,那片被成为圣海的海域隐藏着更为强大,狂暴的力量。
海妖悠扬婉转的歌声伴着风扩散到更为广阔的地方,海浪一朵一朵地拍在岩石上,激起泛着白沫的千丈浪花。
圣空星的王有着无可比拟的野心,这片仿照神子诞生的海就是野心的表现之一。
嘉德罗斯,为了证明神的无能而诞生的禁忌的产物。更为准确地说,他的诞生只是为了弑神。
第一个目标,神子雷狮。
嘉德罗斯睁开眼,脑海里重复着红发男人的命令。那个被称为全宇宙最强的男人在征服了大半个宇宙后终于把视线移向了神域。
“是。”
本该天真烂漫的橙黄眼眸里有着目空一切的傲慢。
“安――迷――修――”雷狮拉长了声调,拽着安迷修的衣角不让他走,“今天你要是不解释清楚你那什么狗屁工作就别想干了!”
“雷狮你放心吧,我的心思都在你身上,没有人会让我的意识有动摇的。”安迷修试图拉回衣服,雷狮却加大力度先下手为强。
撕拉――
埃米急忙捂住艾比的眼睛然后背过身去,安雷两人盯着对方尴尬地发愣。
“雷狮,我去换个衣服?”安迷修的笑容有些腼腆,不论怎样,在别人面前衣衫不整都是不好的。
“切。”雷狮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滚滚滚!”
总之我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的东西还有人敢动!真是太……不对,安迷修才不是东西!好像也不对……哎呀总之先……
唔?一股强烈的力量波动振动着,雷狮找到了力量的主人,深紫色眸子对上那抹不屑。
那是……什么……
嘉德罗斯正居高临下地看着雷狮,他的破坏力不亚于雷狮,甚至不亚于创世神。
发现目标,歼灭。
哎?紫瞳骤缩。
轰――
烟尘四起,尘埃散落,无数弱小的生命回归原始。红绫飘摇,断了几世的留念。
“雷狮你小心一点啊!遇见危险了就要像艾比她们那样赶紧跑啊!”安迷修在雷狮身前挡住了那一击,但是剑身上很明显出现了一道裂纹。
果然,只用一把剑有些勉强。安迷修蹙了蹙眉。
“安迷修你……”雷狮靠近了安迷修一些,却被浮起在周围的光点包围,“你这是做什么?”
“雷狮,你还不能参加这场战斗。”安迷修操纵着光点凝聚,将雷狮很好地保护起来,“离开这里,等我解决了这件事再去找你。”
“喂!我不走!安……”话音未落,雷狮视线里对自己摆出宠溺笑容的安迷修就被光点淹没。
“安迷修!”
嘉德罗斯对雷狮的攻击被安迷修挡住了大半,虽然没有直接伤到雷狮,却也让光球偏离了安迷修的指定护送轨迹。雷狮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后便落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山洞口。
雷狮从光球里出来时,才发现手腕上多了一条红绫,是安迷修系上的,方便以后找到雷狮。
“真是白痴……”雷狮揉了揉头,“看在安迷修也算是我仆人的份上,也不能让那个怪物杀了他。不过,先从这里出去了再说吧……安迷修还需要我呢!”
山洞最深处的紫水晶闪着光,一把浅蓝色剑的剑身没在其中。
“这是安迷修的另一把剑?”雷狮走近了些,刚想拔出剑拿回去交给安迷修,却被水晶里的景象震惊得后退了几步。
黑发少年闭眸而眠,安详静谧。胸口插着着便是安迷修的另一把剑。血色不曾蔓延,只是在他白色的头巾上有些星星点点的艳丽。
“这是……另一个我?”
雷狮不自觉地用手抚上水晶,骤然睁开的,是水晶里黑发少年的紫眸。
璀璨星空掩饰不住嘴角扬起的邪魅笑意。
“你好,我是布伦达。”
“布,布伦达?”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