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何昔『2』

不会在文里发链接所以……
都怪我太笨咩……
上一篇的链接在评论里~

“卡米尔?”雷狮张开手,青鱼听话地游到了雷狮的掌心蹭了蹭,那是卡米尔从未展示在他人面前过的亲昵模样。
“哇安迷修,它好像认识我一样!”雷狮把视线移回安迷修身上时,只看到那对沉淀着忧伤的翠眸。
“哎?安迷修?”雷狮拉了拉安迷修的衣角,“你怎么看起来心情不好?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安迷修回应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留在神域的人都有着很强的执念,那些从槐树的相思红绫下诞生的鱼也是。它们有自己拼了命也想要守护的人,有着自己的固执。
安迷修垂下眸子,卡米尔在池边守护了雷狮那么久,也算是得偿所愿。
“对了,雷狮,卡米尔也刚苏醒不久,每天需要的睡眠时间也很长,你可要照顾好它。”安迷修似乎想起了什么,“今天七神使还有集会,我就不能陪你熟悉这里了,你自己多加小心。”
“嗯嗯去吧!”雷狮点了点头,他对七神使的事没兴趣,倒是对安迷修刚刚说的禁地挺感兴趣的。
雷狮把静静入梦的卡米尔放在怀里,悄悄溜出了莲花池。
月色朦胧,习习清风带来些许凉意。
安迷修擦拭着那把沾上血色的剑,翠眸里不无寒意。
雷王星自从新任的王接手后,就一直不太平。多次逼近神域,打压附近的行星,这种嚣张霸道的感觉……
“安迷修,要回去了。”格瑞提醒了一下陷入思考的安迷修,“天使长大人说还有其他事务要处理。”
“好。”安迷修收好那把艳丽的黄剑,环顾四周的视线最后定格在格瑞的紫瞳上,格瑞身旁少了一个人。
“金不是和我们一起来的么?”
“他说有些不舒服所以先回去了。”
“是么……”
安迷修隐隐约约感觉到些许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雷狮诞生以来就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到底……哪里不对劲?
红发女孩从雷狮面前大摇大摆地走过,头上的呆毛趾高气昂地一晃一晃的,似乎在宣告着什么。
艾比是安迷修在执行任务时偶然救下的女孩,现在在安迷修居住的神殿做些平时的杂务,偶尔也会自己做一些小菜什么的拉上安迷修和自家弟弟埃米尝尝。
虽然这姐弟俩平时吵吵闹闹,不过安迷修性格温和平易近人,倒也喜欢这空旷的神殿里有些欢声笑语。所以安迷修居住的寻光神殿就成了姐弟俩的游乐场,他们有着类似主人的占有意识。
雷狮本来是想去禁地玩玩的,奈何不认识路,自己转着转着就跑到了寻光神殿。然后遇到了正在玩闹的姐弟俩。
“弱鸡。”雷狮偏着头给出了对姐弟俩的第一印象。
“你是雷狮?”艾比挑了挑眉,“就是双剑执行长大人天天都去照顾的人?”
“看来是啊姐……”埃米撇了撇嘴,“不然……”
“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就被打倒还被绑起来啊啊啊啊啊!”
艾比埃米试图从绳索里挣脱,绳子的另一端却被雷狮用力拽着。
“安迷修那家伙真是同情心泛滥啊……什么人都往神域里带。”雷狮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们刚才说双剑执行长?安迷修?”
“真是见识短浅,谁不知道双剑安迷修啊……”艾比不满地扭了扭,“哼!别以为你是神子我们就不敢把你怎样!等安迷修回来了……”
“等他回来你们早就死了……”雷狮的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指尖闪耀着噼里啪啦的闪电,“怎么可能让弱鸡……”
“艾比埃米,我回……雷狮?”安迷修推开门,“你们在……玩什么游戏?”
看到安迷修回来了,艾比埃米像看见救星一样向投去炽热的求助目光。可能是因为雷狮指尖的电流比较耀眼所以安迷修完全忽视了那真正炽热的眼神反而盯着雷狮一动不动。
“啊……在玩过家家……”雷狮不擅长撒谎,他不自觉地避开了安迷修的视线,也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雷狮并不是怕安迷修责怪,只是还在想“双剑执行长”的由来。来这里的路上也听到过一些其他人谈论的关于安迷修以前的英雄事迹,他一向使用双剑。为什么……自己只看到过那把黄色的剑?
武器是个人意识里的一部分调用力量幻化而成的,安迷修的武器少了一样意味着什么?
他的意识有动摇。
谁让安迷修动摇?
莫名其妙的烦躁。
“这样啊,那你们继续,我去处理一下其他事务。”安迷修正欲离开却被雷狮扯住了衣角。
“安迷修,你的另一把剑在哪里?”语气里载满诘问的不满情绪,少见的认真浮起在紫色星辰里。
“哎?雷狮……”
“回答我啊!”雷狮加大了扯着衣角的力度。
绳索因为雷狮放手而掉落在地面上。
“空气好酸啊姐……”埃米凑近了艾比小声说。
艾比揉着被勒得发红的胳膊,看着几乎定格的场景一副资深专家的样子眯起眼点了点头。
“嗯……同感……”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