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隔世

一、因
我要这世界绝对公正。
我要参赛者全部复活。
我要,他回来。
紫眸少年的眼中透出坚定的光,玄袍随风荡在空中。点点血色如桃花绽放在少年的玄袍之上,却被那似墨般的玄色隐去,只在阳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闪耀来证明它的存在。
他手中紧握着一把蓝色的剑,脚边那把染上血色的黄色的剑支离破碎。
他是最后的赢家。
赢了一切,输了他。
“布伦达,这就是你的愿望?”声音从天空的一片朦胧中传来,满是欣慰与戏谑的语气。对于创世神来说,这世间一切生命存在的价值,无非就是供自己玩乐罢了。
“是。”少年载着三千星辰的眸子一颤,“我还有一个要求。”
“哦?有意思。”敢和创世神提要求的人不多,而面前就有一位,“说来听听。”
“我希望他不要对任何人都那么好,不要总是为别人着想,不要就算伤了自己也要成全别人,不要像个笨蛋一样总是念叨着骑士道。”少年解下绑发的星星头带顿了顿,发丝飘散开来,摇曳着淡淡的忧伤。少年苦笑一下,“还有,不要……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
“不错的陈词。”声音响起,“既然你追求绝对公正,那你也应该知道,等价交换属于公正的范畴。虽然这笔交易不平等,不过既然是你的愿望,我就姑且帮你实现吧,怎么样?”
“我的命你拿去便是。”少年勾起嘴角,说到底就是以命抵命,不过用我一人的命换所有人的命也不错,只要他回来就好。
“你的愿望会实现的,祝你有个好梦。”
“嗯,我会的。”少年闭上眼,松开了手。
晚安,安迷修。若有来世,就让这条头带的下一任主人陪你走完一生吧。
话音刚落,少年便消失在一片淡紫色光芒之中,只有那条发带从少年指尖滑落飘落在剑旁。
你的愿望会实现,但不是全部。创世神轻轻地说,这样才有意思啊,对吧?
他会记得布伦达的一切。
他会对别人很好,会念叨着骑士道。
也会,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
真是有趣啊……创世神嘴角上扬的弧度很微妙,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玩笑意味。
呐~下一届大赛即将开始,我期待你们的好戏。
二、缘
“师父!您听说了吗?那个可以实现愿望的大赛下周开始,所以我明天就要出发了。”青眸少年跟在老者身后说着,兴奋似被抛出的小石子在湖泊般波光粼粼的眼眸里泛开圈圈涟漪,“如果可以赢得大赛就能再次见到布伦达了!”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师父也不会劝阻你。不过那大赛十分凶险,你要保护好自己。还有,别忘了你是安迷修――最后的骑士。”
“是!”
阳光正好,安迷修告别了师父便踏上参加大赛的路。另一颗星球上享受着阳光照耀的树叶摇曳,阴影跌落在靠在树枝上小憩的少年身上,斑驳着清风的模样。
“到底是谁呢……”紫眸少年透过密密的树叶眯着眼看着一柱柱金色的阳光,脑海里翻涌的记忆的浪花撞击着封印似的礁石,不时浮现出那张熟悉又陌生的笑脸,清澈透亮翡翠般的眼眸里载着盈盈笑意。
“布……,我……”
“你说什么?”
“我……爱你……”
“不要啊!安……”
少年额前的碎发随风摇摆着,像极了那个名为布伦达的少年,只是少了些沉稳的气质与富有诗意的长发,多了些狂傲不羁,“他叫什么来着?安……安什么?”
“算了!”紫眸少年甩了甩头丢开烦恼走向远方,“明明感觉很熟悉却叫不上名字,不过只要赢得大赛就能找到记忆里的人了。”
不论如何,我要找到他。
“雷狮,闹够了吧?跟我回去。”
“唔?”雷狮停下脚步顺着声音望去,愣了几秒然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我说皇兄,我不管你的那些破事,你也别管我的事,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可别怪我。”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幼稚。”少年头上的深紫色额饰遮住了他的眼睛,脸庞上面无表情却让人感受到阵阵寒意,“想找到记忆里的人,所以你就离家出走?你是小孩子么?总是纠结在自己的情绪里,不知道为大局考虑。”
“这是我的事。”雷狮撇了撇嘴,“不要总是摆出一副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是么?”少年丢给少年一条带子,上面的星星十分明显,“我知道劝不住你,这是你出生时降临到皇宫的神物,带来给你。我会告诉父亲没能拦住你,你自己小心为上。别随随便便就死了,不然也太丢我们雷王星皇族的脸了。”
“哎?”雷狮接住带子,呆呆地看着少年的背影,重新把视线移回掌心的带子上。
哼,我当然不会随随便便死掉。
我会见到他的,见到那个在记忆里被我杀掉的他。
雷狮把带子系在头上,走向远方。
三、遇
大赛开始已经一星期了,凭借着强大的力量,安迷修已经位于排行榜前列,成为公认的强者。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参赛者集合的大厅,视线里掠过一抹白。
等等!布伦达?!安迷修转身,在人群里快速搜寻着那抹白。
视线定格,那个与其他三人一起谈笑风生的少年进入了安迷修的眼帘。
是布伦达!
安迷修跑了过去,开心地笑着,“布伦达,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怎么把头发剪了?明明那样看起来很好啊,不过这样也好,看起来也很帅气。对了,你不知道……”
“你是谁?”紫眸少年的眼里充满敌意,看着那熟悉的脸愣了一愣,嘴角随即勾起一个不屑的弧度,手中的巨锤已然抵在安迷修颈间,“有意思,到现在居然还有人不知道我雷狮海盗团的名号,居然敢主动靠过来领死。”
“布伦达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安迷修!”安迷修习惯性地伸出手揉了揉雷狮的脸,一脸认真地盯着雷狮,“别装了,脸的触感都一样,你就是布伦达!”
“……”雷狮在经历安迷修的爪子在自己的脸上无情蹂躏后表示非常愤怒。
“滚远点!”雷狮蹙了蹙眉一把打掉安迷修安迷修的手,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开口,“安迷修?哦,对,那个天天把讨伐恶党挂在嘴边的恶心帅。不想死就离我远点!”
“布伦……雷狮?”安迷修想拉住雷狮的手悬在空中,那条头带被风牵动着拂过安迷修的指尖,“雷狮……你变了……不过真的好像呢。”
安迷修知道的布伦达追求着绝对公正,他的一袭紫色纱衣,一抹浅笑,一弯叶眉都让安迷修感受到温暖,与现在的雷狮截然不同。
后来的时光里啊,安迷修见过雷狮的邪魅笑容,见过雷狮面对弱者的毫不留情,见过雷狮白皙的脸上沾染上血色却依旧笑得开心,就好像是死神一般的存在,他对生命的逝去置若罔闻,对别人的死亡有着充足的觉悟。
无数个繁星满天的夜晚,安迷修都在想着布伦达,亦或是雷狮。
雷狮也是如此。
他记忆里的那个人和安迷修一样,像个傻子。会为了所谓的正义不顾一切冲上前来与自己作对,会在被别人伤到了依旧笑着说没事然后一个人默默地消化掉失落,会明明很在乎你却怎样都不说出来。
雷狮知道,安迷修想杀掉自己,因为自己是恶党。但是他一直没有下手,无数次的机会从他眼前飞过,他却放过了所有。
“人只分善恶两种吗?”雷狮看着星星自言自语,“如果非要选择一个,我一定要当大恶人!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主动找到我,对吧,安迷修?”
等你找到我,等我想起你。
四、奈何
时光飞逝,大赛已接近尾声。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每个人都倾其所有。
杀戮,逃逸,背叛,哀伤……每天都在上演着一幕幕让人心碎的剧情。
“最后的最后了,要打一架吗?”雷狮笑着说,他注视着面前的安迷修,却有些头疼。
“杀了我,布伦达。”
“不……安迷……”
“安迷……安迷修?”雷狮从回忆里清醒过来,看见安迷修面无表情地走向自己,一把扯下自己头上的带子。
“你干什……”
“你不是他。”安迷修在头带上落下一吻,“你终归是恶党。”
锋利的剑刺穿胸膛,飞溅的血花染红视线,雷狮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在跳动着,似乎遗忘了什么,又似乎记起了什么。
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安迷修说的话。
他说,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是对谁说的呢?
是我吗?
雷狮蹙了蹙眉努力睁开眼,他看见安迷修的眸子无星无月,似乎做了什么不能被原谅的事一样。
“喂,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雷狮伸手轻轻扯了扯压在自己身上的安迷修的领带,嘴角滑落一笔嫣红。
“你说什么?”安迷修的眸子恢复了一些光点,他不记得自己对雷狮说过什么。
“你说……将对所爱,至死……”雷狮的手突然滑落,轻轻拂过安迷修的指尖,就好像那条被剑光撕裂的带子,把一刹那延伸至永恒。
“雷狮……我对你从来都没有变过啊……”安迷修说,“我从来都是爱着你的。”
“不管你记不记得我。”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