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凉

正太控&拒绝语C
见语C就拉黑的那种(。∪△∪。)
专注线稿八十年,上色回到草稿前

喜欢的CP很多所以接受不了取关随意

养老ing(旁友豁杯茶☕)
――――――――――――――
不定期删黑历史
做事随心&中二病
然后非常感谢关注!!!――――――――――――――

〖这里的太太怎么那――么多!〗

玄学记(3)

――――――――――――
青春校园
高三约&高一策
18岁讲义气好学生班长约&15岁叛逆爱打架学痞策
――――――――――――
不负众望,百里兄弟拿到了第一。
因为信白组的闪现方向不一致导致人仰马翻,而云亮组的闪现长度不一导致落地不稳,至于骨科组――守约表示抱着自家小狼崽跑步简直不能更简单。
玄策接过兰陵王递过来的奖励笑得开心,他对身旁的守约挥了挥手里的火锅店VIP卡,“哥哥,怪不得大家都想拿第一,原来是有奖励的!”
“玄策开心就好。”守约揉着玄策的头,弥漫在眼里的满是温柔,“以后也想在这边和大家一起玩游戏的话可要好好学习考过来哦,离考试也就一个星期了。”
“放心吧哥哥,有师父帮我复习呢!”玄策扑到哥哥怀里蹭了蹭,“以后我要和哥哥一起上下学!”
……
考场的氛围向来如此,一贯是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音,一贯是冷静严肃的氛围。
提前走出考场的玄策一出考场就看见了在远处阴影下等自己的哥哥,相视一笑,守约怀里就多了一只红色的小狼。
“玄策今天中午想吃点什么?”
“肉肉肉!”
……
等待成绩的日子百无聊赖,玄策瞥了一眼电脑桌面右下角的时间,十点整,离哥哥下课还早,肚子却已经饿了。
起身去冰箱里拿了一袋面包,玄策一屁股坐回转椅里,选了自己的本命英雄后带了惩戒就随手发了句“我打野”。
随后就惊讶地发现下面几楼齐刷刷地选了英雄发出了各种“我打野”的信号。
玄策发誓,这是他见过最搞事的阵型。
百里玄策,李白,韩信,孙悟空,露娜,五个刺客,说出来玄策自己都不信,然后在这局排位里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恩恩爱爱。
孙悟空:露娜来拿蓝
韩信:李白来拿蓝
露娜:至尊宝来拿红
李白:韩信来打主宰
玄策面带微笑地看着队友在大地图里上窜下跳还不时秀个恩爱,默默清了小兵升到4级后毫不犹豫冲向地方下路直取公孙离首级。
First blood!
玄策咬了一口面包继续操作英雄走向野区,这些队友浪是浪了点,对自家人倒是挺客气,给玄策留了几只小野怪。
韩信:小红狼不错哦~
李白:要不要加入我们战队?
百里玄策:我有我哥了
李白:没关系,你白哥分分钟教你浪哦~
韩信:别带坏小孩子
百里玄策:我不小了……
李白:好巧我也……
然后就没了后文,等了几分钟也再没人回个话。玄策把视线从对话框移开,正打算去中路Gank一波结果发现四个队友齐刷刷地按了回城键。
李白退出游戏。
韩信退出游戏。
孙悟空退出游戏。
露娜退出游戏。
卧槽(#゚Д゚),你们是演员吧?还顺带撩汉的???玄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没事,一打九而已,小场面。
小场面你个头!玄策几乎要掀桌子,咬面包的力气都不觉大了几分。
而此时的守约正拿着记分册摆出一脸的和善表情,面前拿着手机的四只不时发出尴尬的笑声。
“刚刚校长来班级检查,你们差点被发现了知道吗?”守约看他们手机屏幕还亮着,确定花木兰离开教室后才叹了口气示意他们继续,“以后上课不要随便玩手机,被花班发现了很麻烦。”
“谢谢班长!”×4
“不过名字还是要……”
“等等班长,我们这都是为了玄策啊!”李白举起手机在守约面前挥了挥,“我们可是在帮玄策上分。”
李白知道不论在现实还是游戏,只要是守约班长看见玄策都是两眼冒绿光,护弟狂魔的名号是坐实的。
之前有一次已经四杀的守约看见敌方一只玄策从自己面前溜走的时候硬是没开枪,深情地注视着那只残血的小狼跑回了泉水,可谓是含情脉脉。
“大哥,那是敌队的……”李白扶额感叹,“他发育起来能几个背摔把你摔死信不信?”
“肤浅,我这是让他吸引队友过来好让我们一网打尽。”守约清了清嗓子,“好了好了我们继续。”
吸引个毛线哦……你都四杀了他哪儿来的队友可以引过来……
李白两下收了蓝buff和守约一起炸了对面水晶。
没想到拿这小狼对付班长还挺管用的~李白暗自笑了笑,“班长你放心,如果您能不记名字我们这局一定赢!让玄策躺赢!”
守约拿过李白的手机看了看,依旧是面带微笑,只是多了几分威胁意味,“让玄策一打九,躺赢的是你们吧……”
玄策还在痛苦的边缘挣扎的时候四个队友又回来了,收回飞镰,玄策蹙了蹙眉。
百里玄策:你们干嘛去了?我差点超鬼了
李白:接到你哥命令,你躺着别乱跑
百里玄策:???
韩信:听话,躺着
百里玄策:哦(⊙O⊙)
玄策表示长见识了,9分钟结束一局,还是完胜。返回了页面想看看这几位刺客是何方神圣,点开主页后却发现都在一个地区。
缘分呐!玄策抱紧了手机,不仅是同一个地区,貌似还会是同一个学校???
思考之际玄策就收到了QQ的好友申请,按下同意后,玄策就被拉进了开黑群。
李白:刚刚大家玩的都是本命,所以操作还不赖吧?小狼崽?
韩信:手速够快的啊骚白
百里玄策:你们刚刚上课去了?
露娜:被班主任发现了,然后被班长形式上教育了一顿
百里玄策:你们班长?
孙悟空:对,超级弟控,还好我们队有你,不然少不了三千字检讨了
百里玄策:呃……他很喜欢他弟弟?
李白:那可不?一天到晚就知道俩字――玄策
百里玄策:哦……你们是我哥的同学啊……
韩信:???你是上次来学校的小红狼???
百里玄策:对
李白:听说你参加了提前的入学考试,结果怎么样???
百里玄策:不清楚,不过有消息哥哥会告诉我的,毕竟考试完不久,估计卷子还没改完
韩信:以后我们战队就靠你了小玄策
百里玄策:???为啥?你们操作比我厉害呀
李白:有你做人质,啊不,做吉祥物,我们上课就可以肆无忌惮地……
韩信:别听他瞎说,你可是我们战队的核心出装,以后来学校了记得来我们班找我们玩哦
百里玄策:好⊙▽⊙
几天后玄策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果不其然是在兰陵王的班级。
上学第一天,玄策就遇到了挑战性难题。
作为高三的班长,守约有着高颜值,好成绩,好脾气,以此收获了不少迷妹。众多迷妹往守约的信箱里塞了不少情书却没有一个人收到回信,李白和韩信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都表示“守约班长啊你这也太拘束了”。
“玄策知道我在学校收到情书会怎么想?”守约合上书不紧不慢地回答,“作为兄长,我要用实际行动告诉玄策早恋在我们百里家族是被禁止的。”
迷妹们只知道守约有个正太弟弟玄策,今天算是目睹了这位被哥哥放在心尖上疼的小公子了。
“百里玄策有人找你。”
“哦,来了。”
玄策放下笔走到教室门口,拿着一封信的高二女孩看见玄策出来了简要地进行了自我介绍,“玄策你好,我是高二的公孙离,我很喜欢你哥哥的,所以能帮我把这封信交给他吗?”
玄策盯着公孙离手里的粉色信封蹙了蹙眉,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不简单。
思索片刻,玄策还是接过了信件,偏头对公孙离笑了笑。
“好巧哦我也喜欢我哥哥。”
TBC
――――――――――――
所以每次我用阿离遇到玄策就会被各种杀啊!!!
这是来自相亲相爱百里家族骨科的敌意QAQ

因为要完成老师布置的视频作业一中午没睡觉,和好基友一起吃麻辣烫的时候我感叹:“哇塞今天这么累晚上一定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所以晚上吃点好吃的吧!”
基友:“好啊!”
我:“那你想吃什么?”
基友吸溜了一口面,放下筷子一本正经地对我说,“粥。”

不想当画家的写手不是好coser!

狐狸别跑(4)

――――――――――――――
△青春校园
△不定期更新
△龙信×狐白
――――――――――――――
韩信,计科的实力霸主,打得过班助,斗得过老师,编得了程序,卸得了病毒,安得了防火墙。正所谓上是纯良,下当霸王。就是这样一个武力值与智商值都几乎到达顶端的情商低下人士,最近有点小小的困扰。

“你也别太担心,现在你的脚受伤,李白这个犯罪嫌疑人肯定会对你关爱有加,重心还是在你这边的。”赵云拍了拍韩信的肩以示安慰,“昨天文学院的人还专门来班上找过李白,说想让他回去文学院。”

“谁找的狐狸?不知道计科老大是谁吧?”韩信蹙了蹙眉,不知道自己名号的人确实没几个,不过因为自己在全校活动里并不活跃所以只是名扬计科?

“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答应加入文学院的文学社帮忙,这也足够证明你在他心里的重要地位了。”赵云说着就给了韩信一张传单,“话剧社的面试,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狐狸都要被拐回文院了我哪有心情去话剧社面试啊?”

“可是话剧社的王昭君昨天也有来找李白,李白看上去挺乐意去话剧社面试的。”赵云咋舌,“而且韩信二号是话剧社成员哦!”

“别说了老子要去面试!”

“你要加入话剧社和李白一起演话剧?”

“……不,我要陪狐狸去面试,然后……”

“然后?”

“拆台。”

“……”

赵云在今天理解了什么叫“粉到深处自然黑”,而且韩信已经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了。

换言之,如果黑可以当饭吃,韩信对李白的黑可以养活全世界。

此时韩信一脸的阴险与他在李白面前的纯天然无污染形成极大的反差,赵云不禁打了个冷颤,在心里暗自感叹还好自家亮亮一直是高冷男神从没变过,不然迟早把自己吓出心脏病。

“祝你好运,兄弟。”赵云轻叹。

每年作死的人那么多,有老婆的没有几个~

来话剧社面试的人挺多的,像李白这样扶着一个伤患来面试的还真不多。一路上不少人都驻足回头只为多看他俩几眼,但是全被韩信一个眼刀赤果果地显露着威胁意味驳回各种目光。

“干嘛今天非要来啊,我一个人都够忙的了。”李白扶韩信坐在等候面试的椅子上,把散落在耳边的头发拢上去,“阿姨说多走走利于你康复,但是……”

“别说了狐狸,我一定乖乖听话。”韩信笑容灿烂,还给了李白一个自带背景音乐《Just you konw I》的wink。

“……”李白只觉得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碍于自己是罪魁祸首也不应该抱怨什么,听到自己名字后就径直走进了面试房间。

不出韩信所料,面试官除了王昭君,貂蝉,还有韩信二号(简称信二)。

在简单介绍完自己的基本情况后,李白实在是忍无可忍。作为狐族的少主,李白的听力是十分敏锐的,他在说话的时候甚至能听到门上的摩擦声,用尾巴想都知道是韩信。他走到门边直接一把拉开了门,把重心完全压在门上的韩信一个重心不稳啪唧一下扑倒了李白,直接给面试官们来了一记暴击。

录取!

貂蝉和王昭君用纸巾捂住了鼻子,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上一段的两个字。而韩信二号只是勾唇笑了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那么,李白同学有什么爱好吗?”信二在李白和韩信分别坐下来后继续问到。

“喜欢文学,尤其是那种处处体现着美学的诗歌。”

“对啊暴力美学。”韩信接过王昭君递过来的饮料说了声谢谢,还没来得及喝就开始自己的计划。在收到李白一记眼刀后撇了撇嘴,有些不开心地咬着吸管。

“那平时喜欢逛街吗?或者喜欢去什么样的地方?”

“像那种有树有草的地方吧,那样的地方让人感觉很好。”

“对啊,就是那种坟头草高三尺,枯藤老树还有昏鸦的那种,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不好意思我家这坨捆仙绳可能年久失修要去检查一下,失陪。”李白说完就拽着韩信的龙角头也不回地出了门,留下面试房间的三人自行脑补后续。

“我们需要这种人才,把傲娇演绎到极致的人才。”貂蝉如是说。

“没错,也需要这种忠犬+霸道总裁型人才。”王昭君应和到。

主啊,请指引我。信二在心里默默画了个十字,浮起在脑海里那个李白的面容怎样都挥之不去。

莫非我真的要栽在他手里?

狐狸别跑(3)

――――――――――――――
△青春校园
△不定期更新
△龙信×狐白
――――――――――――――
韩信在宿舍开着空调玩王者不亦乐乎的时候接到了赵云的电话。

“干嘛呀马上五杀了!”韩信挑了挑眉后叹了口气只好作罢,估计赵云这家伙又要磨磨唧唧半天才能说到重点。

想当年赵云给诸葛亮表白的时候那简直是急死个人,硬是磨唧了十几分钟才说出“我喜欢你”这几个字样,更让人惊讶的不是赵云,是诸葛亮,他一脸正经地盯了赵云十几分钟,听到赵云说出我喜欢你后还不紧不慢地说了句,哦,我也喜欢我自己。

奇葩情侣……众人汗颜。

“李白在食堂打饭,遇到了一个男生。”赵云在食堂餐桌前把面前盘子里的肥肉都挑了出来,然后把餐盘推到了对面诸葛亮面前继续说到,“那个男生长得挺帅的。”

“……so?”韩信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你是想打电话告诉我你看上另一个男的了?不怕你家小亮亮吃醋啊?”

“不,我是替你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颜值再高也没我家狐狸好看,难不成我还担心狐狸跟他跑了?”

“……还真就怕这样。”

赵云打开摄像头对准了还在打饭的李白,他正和一个扎着高马尾的男生聊天,正笑得开心。

“看看人家多用心,连马尾都是照着你的样子扎的。”赵云往诸葛亮盘子里夹了一块肉继续说到,“看小白和你一起相处的氛围和他截然不同啊,回去了你可要好好问问。”

“事儿妈。”韩信挂了电话继续王者,出现在屏幕上大大的Defeat简直不能更刺眼。

“卧槽(#゚Д゚),我就离开了一小会儿就输了???这什么队友啊!”

“你在打王者?”李白刚刚打开门就听到了韩信在卧室的咆哮,换了鞋洗了手走进卧室把饭菜放在了床头柜上。

“你没给我发消息要吃什么我就随便买了点,是你小时候经常吃的。我看你精神不错啊?今天晚上的饭菜就你去……”

“咳咳,狐狸我还病着呢……”韩信一脸的沧桑,“本来身体就受到了打击,刚刚努力打排位还输了,然后就是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打击啊!”

“……行吧,不过我打电话问过阿姨,她说你们龙族体温过高不正常,所以在你体温正常之前由我勉为其难地照顾你。不过晚上可能不太方便,所以你搬来我的卧室吧。”

“真,真的?”韩信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嗯,吃完饭了我来帮忙搬床。”

“等等狐狸,搬床?搬谁的床?”

“你的啊,不然你睡地板?”

“哦……”

在李白出门后韩信就收到了母上大人的消息:“儿贼加油,麻麻就帮到这里了!”

不愧是我妈,机智!韩信在心里默默给母上大人点了个赞然后开始狂吃,不论如何总算能踏进狐狸的房间了!这是龙的一小步,却是韩信的一大步。

“呃,对了狐狸,今天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韩信现在正和李白一起抬着床,虽然很辛苦但是也要保持微笑。

“没有啊,你在宿舍老实点就行了,别给我添麻烦。”李白说着就松了点力气,说到体力,虽然韩信的大少爷生活过得不错从小不抬水不洗衣的但是爱好跆拳道,力气还是挺大的,相比之下李白就不一样了,文绉绉的气质真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这类词汇不属于李白,但是离李白也不远。

“狐狸你行不行啊?要不要休息一下?”韩信看李白有点吃力的样子,连耳朵都绷直了看起来完全没了往日毛茸茸的感觉。

“你低一点!抬那么高重量全压我这边了怎么抬得起来!”

“哦,好。”韩信放低了些,李白却还是提不起来,一怒之下的李白干脆松了手,正要抱怨就听见了一声响彻云霄的惨叫。

“哇塞我的耳朵……”李白揉着耳朵看向韩信,“你鬼叫个什么劲儿啊?”

韩信发着颤但依旧保持着惨淡的笑容,“狐,狐狸……”

“干嘛?”

“我,我的脚被床脚压到了……”

“emm...”

“李白松手后的重量等于床本身的重量记作g,加上重力作用G,以及向地面的加速度,运算后得出,韩信脚背承受的压强简直堪比让一个有脚气的人跳芭蕾啊!”诸葛亮拎了水果来看看韩信,显然韩信并没有因为脚被打石膏而伤心欲绝,反而因为能享受李白更加精心的照顾变得更加开心。

“心情好利于康复。”诸葛亮耸了耸肩,正坐床上玩王者的韩信目不转睛,“实验团队你打算怎么办?你受伤了总不能天天让李白扶你去做实验。”

“没关系,有你们就够了。”

“那课程怎么办?”

“没关系,有你们就够了。”

“李白怎么办?”

“没关系,有你们就……不不不狐狸不能没有我。”韩信终于抬头,屏幕上的Viciory让韩信心情大好,“狐狸怎么了?”

“赵云给你发过消息了,最近李白和一个男生走得很近。”诸葛亮把这些天的作业和调查资料递给韩信,“作业记得做,那个男生的资料我也弄到了,你好自为之。”

“他是交换生?”韩信蹙了蹙眉,照片上与自己容貌不无相似的人让他觉得很诡异。

“他也叫韩信?还是信仰基督教???什么鬼???”

旧城(5)

收到刘备的最新消息,收复白帝城后就该回朝野了。那里离长安不远,有机会说不定能拜访一下稷下学院的老夫子。赵云伤势未愈,待他养好了伤一起回去便是。
天下大势虽能运筹帷幄,诸葛亮却再也没了打天下的心思。他的决策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虽然这也可能是天书里的一部分,但是他不想再这样整天看着自己的兄弟好友上战场奋不顾身。
他本就一无所有,除了桃源的桃花为他而绽,再也没有谁会为他而活了。
“回朝野后就告诉主公吧,我要回星航去。”诸葛亮扶赵云坐起来后递过去一杯水,他把象征指挥官地位的帽子摘下来放在了赵云的床边,“希望我走以后,上将能坚持军令,不要再孤身闯敌营了。”
“为什么要走?”赵云垂下眸子,眼睫掩映着眸子里浅浅的错愕。茶是诸葛亮亲自泡的,缓缓舒展开的茶叶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晕开在空气里,平添一分淡雅。
“主公的城守住了,现在蜀世和长安,西域关系稳定,不再需要我了。”诸葛亮抿了一口茶继续说到,“主公心怀天下,我也算是完成了答应他的请求,若上将大人愿意去星航我也乐意接待。”
“那指挥官能不能陪我去长安逛逛,在离开之前?”赵云抬起头看向诸葛亮,估计是照顾自己太累了都没怎么休息,有些黑眼圈,“还有就是,叫我子龙就好。”
“长安?”诸葛亮早就听闻长安的繁华,有机会亲自去看看也是不错的经历,“好,白帝城守军也到了,就等你恢复个大概了再出发吧。”
“嗯。”
星航指挥官诸葛亮最初的住处是桃花源,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来到了科技发达的星航。星航对于宇宙的探索是世界上最为深刻的,就好像诸葛亮对于天书的熟悉程度一般,他自称第二,就没人敢自称第一。
星航的飞船在一次任务执行时出了故障,他们便停留在了这里,刚好是桃源所在。
正逢天下动荡,刘备便请到了诸葛亮和赵云一起辅佐。
赵云,刘备的贴身侍卫。因为初来乍到和赵云不熟,又因为每天的工作需要,称呼是必不可少的,所以诸葛亮干脆就叫他上将大人了。那本是星航里的另一大必备人物,然而至今无人可以胜任。
一身肝胆,一把龙枪,便敢独闯天下,赵云确实有被称为上将的资格。
与星航的高科技完全不同的长安还是一街的古风,拿着刺绣轻扇轻轻摇晃的妙龄少女笑靥如花,陪着少女们游玩的少年们也是有说有笑。
街边的枫树红了叶子燃起一片艳丽的红,和街头挂着的相思红绫互相挑逗着。
他们二人也是古装打扮,一身粉,一身蓝 ,也算是相得益彰。
长安的初元节向来热闹,赵云买了两支糖葫芦后给了诸葛亮一串。
“这个很甜还可以帮助消化,我看你平时吃饭很少,吃这个应该对身体好。”
诸葛亮接过糖葫芦咬了一口,又酸又甜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唯一的感受就是糖葫芦和赵云的脸一样,红得透彻。既然是人家一番好意也不能说不好,诸葛亮抬头对着赵云晃了晃手里的糖葫芦轻轻说了句,“好吃,你很喜欢吃这个吗?”
“嗯,小时候一直是哥哥在照顾我,他做的糖葫芦最好吃了。可是后来就……”
诸葛亮在天书上看到过赵云的信息,兄长早逝导致他的性格变化,如今识大体的将军在以前经历了很多别人都想不到的事。
“……抱歉。”诸葛亮扯了扯赵云的衣角转移了话题,“那边人很多,我们去看看吧。”
“好。”
正欲向前,手腕上的屏幕却闪烁了几下,估计是庞统有什么事情要说。他拉住赵云随意指向一个茶楼,“上将大人在那里等我一下可好?我突然有些不舒服,马上回来。”
得到赵云应允后,诸葛亮转了几个弯到了一个小巷子,庞统抱着娃娃跳出来就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哇哇哇阿亮你偏心!我要你陪我逛街你都百般推辞他说一遍你就答应了!”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都要离开了你还在纠结什么?”诸葛亮叹了口气走上前揉了揉庞统的头,“元歌,没有什么事我就回去了,等太久他也会来找我的。”
“哼!”庞统撇了撇嘴,脸庞带些浅红色,“星航的人发来消息了,修好的飞船会在三天后启动,地点就是桃源。”
“我知道了。”诸葛亮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回……唔!”
话音未落就小巷的黑暗处就出现了一个弯钩准确无误地钩中了诸葛亮,他只觉得一股力量把自己向黑暗处扯去,来不及躲闪。
“阿亮!”庞统追上来却只看见诸葛亮消失在一片蓝色的水雾之中,如何也寻不到他了,“怎么会!”
庞统能感觉到诸葛亮离自己已经很远了,但是现在自己的身体还是十几岁,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量找回诸葛亮,而且一瞬间移动那么远的距离根本不是庞统能触及的能力。
天书上有关于术士的记载,他们对于某种物体的操作十分熟练,甚至有人能将自己的精神力依附在器物上。刚才的弯钩和蓝色的水雾不是一个人的作为,那就是说这是有预谋的。可是不论如何救人才是最重要的,现在能求救的人也只有赵云了。
庞统蹙了蹙眉跑向赵云所在的茶楼,即便被赵云发现自己的存在也无所谓了,反正……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
庞统甩甩头抛开了怪异的想法,他才不想要儿媳呢!

今天在图书馆看见两个男生面对面坐着写作业,看惯了情侣这样的我觉得……卧槽(#゚Д゚)这是爱啊!

狐狸别跑(2)

――――――――――――――
△青春校园
△不定期更新
△龙信×狐白
――――――――――――――
“狐狸,我们的家具今天到,中午吃完饭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韩信用胳膊肘戳了戳李白,刚刚被弄醒还是睡意朦胧的狐狸抖了抖耳朵瞥了韩信一眼轻轻应了一声又自顾自地小憩。

慵懒是狐狸睡觉时的模样,任谁叫都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唯独对韩信还稍微有些反应表示自己没睡死过去。

所谓家具,家中之具也。

李白看着公寓门口齐全的家具咽了咽口水,微波炉冰箱沙发空调样样俱全,这哪是上学?明明是享受人生!不过唯一让李白不理解的就是床了。

“这是床?”

“对呀!”

“双人床?”

“对呀!”

“一起睡?”

“对呀!”

“……”

“……”

下一秒韩信就看见李白抄起菜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喂喂喂狐狸你冷静一点!”韩信举起手来表示投降,“我就是个搬家具的可什么都没做!”

“说吧,你想睡哪里?”李白微笑着把菜刀逼近了些,眸子里满是伪装成温柔的威胁意味,“睡地板?还是,睡地板?”

“……我当然是要睡床了!”韩信一把hold住李白握刀的手,“狐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龙族天生体温低,没有人暖床根本睡不着啊!”

“也是呢……”李白出神地用另一只手戳了戳韩信的脸,“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你了,我睡床,你也睡床。”

“还是狐狸好……”

“你睡之前的上下铺,给你两张床就知足吧,只是没拼在一起而已。”

“……”

于是大家在第二天早上看见了神清气爽的李白和带着黑眼圈喊着腰酸背疼的韩信。

“哇塞韩信,你这是被李白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吗?”赵云用卷成纸筒的书戳了戳韩信的腰,“我记得你们俩住的公寓可是样样俱全,睡觉什么的也不至于睡不好吧?”

“哼,狐狸可比你家诸葛亮难伺候多了。”韩信开始回忆昨晚那个浪漫的夜晚。

一条出生于贵族的白龙躺在上下铺的下位床上,原本垫了几层的被子因为要让自家狐狸睡觉舒服一些被移到了李白的豪华双人床上,现在的白龙表示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俗话说得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然后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韩信的房间门被轻轻推开,探入房间的狐狸耳朵小心地晃了晃。那是李白,一只在大晚上没有好好睡觉还抱着一只暖水瓶跑进韩信房间里不知道要做啥的狐狸。

韩信的第一反应就是装睡,不然会让李白很尴尬,到时候狐狸发火了遭殃的还是自己。

事实证明,韩信是真的机智。

不仅听见了李白的碎碎念还得到了一个暖心的举动。

李白掀开了被子,轻手轻脚地,把暖水瓶塞进了韩信怀里。还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冷还不知道找个暖和的东西抱着睡觉”“明明自己没有生活自理能力还天天说我”“真不知道龙族的脑回路是不是和捆仙绳一样长”之类的话,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给韩信掖掖被子道了句晚安。

呜呜呜狐狸!以后我们家暖水瓶就是你的象征了!韩信抱紧了暖水瓶几乎无法呼吸,我一定会天天都抱着这个暖水瓶睡觉的!

可是韩信的愿望落空了。

因为被子里的各种气压问题与韩信用力过大导致暖水瓶――炸了。

从而导致沉睡的韩信为了离开漏出来的温水而越滚越远,最后成功一下子摔地上把腰给摔到了,还因为睡眠状况不佳有点小小的鼻塞。

“所以你就抱着暖水瓶睡了一晚?”赵云憋笑,“你不能睡双人床就让他自己主动邀请你嘛~”

“呦,你这个榆木脑袋还有什么好主意?”韩信吸了吸鼻子喝了一口温水,“狐狸是那么容易妥协的吗?”

“你就假装感冒呗~还是发高烧治不好的那种,我看他挺关心你的。”

“那我试试?”韩信半信半疑。

再次迎来日出的李白也迎来了韩信的小计谋,再三叫韩信起床无果的李白直接掀了韩信的被子,然后看见缩成一团的捆仙绳。

“再不起来要迟到了,本来我就不擅长计算机,平时分不多拿一点考试怎么办!”话音落,韩信却只是懒散地睁开眼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

“狐狸,我好像发烧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烧?”李白用手背贴上韩信的额头,温度着实不低,而且相比于龙族平时的体温确实高了些。

“那我去给你请假,上完课了我再回来。”李白说着就跑去客厅翻翻找找,拿了感冒药接了温水放在床头柜上,“记得吃药,中午要吃什么给我发消息就好。”

“嗯,谢谢狐狸。”韩信确认李白出了门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手里的玉米棒因为温度过高被韩信抛来抛去,“哇这玉米棒好烫!”

不过用来暂时给额头升温骗过狐狸还是挺有用的!韩信一片片剥开玉米棒的叶子,饱满的颗粒状玉米粒整整齐齐地排列着。

“嗷唔好吃!”韩信咬下一大口玉米,而此时手机屏幕亮起,是赵云发来的消息。

“没来上课?计划成功?”

“等我好消息吧吼吼吼吼吼吼。”

旧城(4)

“以后离人渣远点知道吗?”小韩信擦干净脸上的血,转身向身后的棕发少年伸出手,“不要因为我喜欢海,你就一直给我浪。”
“唔?”小李白眨了眨眼,韩信的脸红红的,似乎在是生气,“他们欺负的是我,你生什么气啊?”
“你的就是我的,他们欺负你就是在欺负我。”韩信撇了撇嘴后背起了李白,“先回家检查伤势吧。”
“嗯,谢谢重言!”
从小因为不苟言笑待人接物过于冷静以至于让人不敢亲近的韩信在九岁那年的后院里发现一位偷偷摘果子吃的白衣少年,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后来才得知那位少年是不远处一处府邸的公子哥,身份地位的相似让韩信产生了对李白的好奇。
李白,天纵奇才。
所有人眼中的李白都是完美无缺的,唯独在韩信眼里是个“浪里白条”似的人物。
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没有自理能力,撩妹技能一流,除了酒量好其他的没一处好了。
引力使两个星球相遇,宇宙中发生一场绚丽的碰撞,制造出了一条烂漫星河。
白帝城即将得手的那一刻,韩信听到了李白的消息――刺杀刘邦未果。他没顾得上任何人立刻转身回府,看见的是一片狼藉的府邸和李白的剑穗。
“李白呢?”韩信的枪抵在刘邦颈间,即便被侍卫层层包围也不曾松开枪半分。
“想找到他也要看你自己了,用白帝城交换李白的消息,怎么样?”刘邦干脆不再掩饰。李白杀的刺客还躺在韩信的府邸,谅韩信再迟钝也应该知道了自己的图谋,何况身为君王,没有必要给臣子解释。
“现在没资格讨价还价的是你。”韩信蹙了蹙眉,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勾起了嘴角,“你若想要白帝城倒不如带上你那军师亲自上阵如何?”
“!!!”
“我看张良也是个识大体的人,用张良换李白的话,不知道您觉得划不划算?”韩信丢了一本书到刘邦怀里,嘴角勾起的弧度不比平时对李白的温和,再也没有温柔可言。
到刘邦宫中之前遇到了张良,估计刺杀计划与刘邦最信任的军师张良也脱不了关系,韩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绑了张良,也算是换李白的条件之一。
“……不知道。”刘邦咬牙回答,李白的剑刺向自己的那一瞬间便没了踪影,任谁也寻不到。传闻剑仙李白难寻,自从收纳韩信为手下后却是经常听闻韩信与李白的通信,本想借此机会将李白也收至麾下,谁料没有韩信做伴的李白没有给任何人靠近的机会,即便喝酒也是一个人。
孤身血洗韩府,孤身进宫刺杀,孤身消失隐匿。
“不知道?”韩信勾了勾唇,眸底浮现出杀意,长枪前倾,不留半分余地。
“韩信弑君,西汉改朝,立西域楼兰。”
“不错不错,韩信这家伙果然厉害啊!”庞统关了天书看向诸葛亮,“阿亮,西汉不复存在了,西域的故事……你要听吗?”
“小点声,元歌。”诸葛亮把药水放在了桌上,“赵云还没恢复,睡眠时身体的自我调节不应该被打断。”
“阿亮你只知道关心这个死脑筋!”庞统撇了撇嘴走到了床边,十分不满地戳了戳赵云的脸,“这个死脑筋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一个劲儿地帮刘备打天下,江山与美人儿不可兼得知不知道!”
“你倒是懂的多。”诸葛亮把目光移向窗外,远方的白帝城刚刚日出,金色阳光一缕缕撒在苍穹之下。
诸葛亮轻笑,他猜到了元歌没有注意到天书的后文,那是一串极浅极浅的文字。
韩信弑君,退于朝野,于青丘遇一紫狐。紫狐微醺,似是饮酒而醉,卧于其怀。相守相伴,终其一生。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了剑仙李白,也没有国士韩信,只有一龙一狐相伴于青丘蛟川,再不问人间世事,不食人间烟火。
得江山又得美人的人?那遨游千里之外的白龙不就是一个例子么?

因为要做简历但是电脑又各种出问题,万般无奈让同学远程帮忙,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打开桌面――安雷,图片闪烁效果――安雷,QQ壁纸――安雷。
看着他把光标移到图片库前的我大声咆哮“不要动我的安雷酱!”
然后我知道了,他能听到我的声音……
没人比我更想钻地洞了……